新中国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的组建

麦克阿瑟为什么选择仁川?——从军事地理角度解读仁川登陆

老周 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 1950年7月底,朝鲜战争已经进行了一个月,朝鲜人民军接连取得汉城、水原、大邱等战役的胜利,已经推进到朝鲜半岛最南端的洛东江地区,在人民军迅猛的攻势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于8月1日退守洛东江一线,形成了以釜

开国大典事后,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最先运作,其中,对各界民主人士的放置是各方关注的焦点。自1947年下半年特别是1948年“五一”口号公布以来,中共对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一直以召开政治协商集会、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相招呼,各民主党派纷纷响应,支持和拥护中共向导的人民解放战争,并应中共约请相继奔赴解放区,加入新政协。现在,政治协商集会已经宣告胜利终结,中央政府各部门的组建提上日程,在已经选举产生的6位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中,党外人士占了3位;56位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中,党外人士占了27位,这在人员配备比例上已经充实体现出联合政府的性子。在接下来的政府各部门组建过程中,中共中央仍为放置各界民主人士做了大量的事情。

周总理思量到了方方面面

/wp-content/uploads/2020/12/ZRf2Uz.jpeg插图

周恩来作为中共党内历久分管统战事情的向导人和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新任命的政务院总理,自然对各界民主人士在政府中的放置要倾注更多的心血。那时,各界民主人士的任职名单,大多是由周恩来提出报中共中央决议,再同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频频协商后,正式提请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任命的。在此过程中,周恩来缜密思量,频频斟酌,不停平衡协调,使各民主党派主要向导人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代表人物,差不多都放置进了政务院及其所属各部门。

那时,鉴于傅作义对北平和平解放所做出的特殊孝敬,中央准备给他放置一个部长职位。当得知他对水利事情感兴趣时,周恩来遂提名其担任水利部长,并放置中共北京市委副书记、李大钊之子李葆华到水利部任副部长、党组书记,协助傅作义事情。在酝酿配备水利部向导班子时,周恩来请傅作义推荐人选,并对李葆华等人说:“通常傅作义提的人我们都要用。”傅作义很快向周恩来推荐了两位民主人士,一位是张含英,曾是国民党政府黄河治理委员会的手艺专家;另一位是刘瑶章,曾任国民党河北省党部秘书长。不久,张含英被任命为水利部副部长,刘瑶章被任命为水利部办公厅主任。

与傅作义情形差别,周恩来为劝说黄炎培出任公职,曾两次亲自登门造访,做了大量思想事情。黄炎培一直淡泊功名,在旧中国多次拒绝做官。这次虽到北平加入政治协商集会,但也无意加入政府。10月11日晚,周恩来亲自到黄炎培家中造访,老实地请他出任政务院副总理兼轻工业部部长。但黄炎培仍抱定初衷,不愿“出山”。周恩来劝道:在新政府任职,差别于在旧社会做官,现在是人民的政府,不是做官,是做事,是为人民服务。在政治协商集会上,由各党派一起千斟万酌制订的《共同纲领》,就是为人民服务的“剧本”。我们编了“剧本”,自己怎能不上台唱呢?经由两个多小时的恳谈,黄炎培被说动了,但他示意还需要思量思量。越日,他找来密友江问渔、孙起孟等人征求意见。人人一致以为中共求贤若渴,劝其接受政务院的职位。当晚,周恩来再次登门时,黄炎培终于准许担任公职。这一行动使其子女感应难以明白。黄炎培注释道:“以往坚拒做官是不愿入污泥。今天是中国共产党向导下的人民政府,我做的是人民的官啊!”

周恩来请出的现代“隐士”,不止黄炎培一人。他还请在旧社会拒绝高官厚禄的廉洁之士、著名林业学家梁希出任林垦部长。当梁希得知这一新闻后,曾给周恩来写了一个条子:“年近七十,才力不堪胜任,仍以回南京教书为宜。”周恩来立即回复一个条子:“为人民服务,义无反顾。”梁希深为感动,慨然示意:“为人民服务,万死不辞。”至于提名李书城出任农业部长,则出乎很多人预料。对此,周恩来注释说,李书城是同盟会早期会员之一,辛亥革命首义后在武汉当过黄兴的参谋长,继之又投入讨袁护国战争和护法战争,在旧民主主义革命斗争中起过重要作用;同时,我们党的“一大”是在他家召开的,他的弟弟李汉俊是“一大”代表,在中国人民解放事业中,他本人也做过有益的事情。这样放置,体现了照顾民主人士的各个方面。周恩来派薄一波找李书城谈话,并对薄说:“他有这么一个历史,要照顾这个历史。”李书城就是在这种情形下出任新中国第一任农业部长的。

对于周恩来所做的这些仔细事情,那时许多民主人士感动地说:“周总理真不愧为‘周’总理啊!”然而,周恩来对共产党员特别是自己亲人的放置却十分严酷。那时,党内外许多人都提议在政府里给邓颖超放置一个职务,有的民主人士甚至以为,无论哪方面邓颖超都够资格当部长。但周恩来力排众议,坚持不予放置,并注释说:“我是政府总理,若是邓颖超是政府的一个部长,那么我这个总理和她谁人部长就分不清了。”因此,“只要我周恩来当一天总理,邓颖超就不能到政府里任职。”正是周恩来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以身作则,赢得了党内外人士的信托与拥护,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了纷繁复杂的组建事情。

众多党外人士在政务院担任实职

凭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组织法》划定,政务院设政治执法委员会、财政经济委员会、文化教育委员会、人民监察委员会和主持各有关行政事务的30个部、会、院、署、行。此外,还要任命副总理和政务委员若干人。在上述职位中,凭据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三次集会于1949年10月19日通过的任命名单,其中有各界民主人士担任的职务、人选及比例为:

4名副总理中的2名:郭沫若、黄炎培,占50%;15名政务委员中的9名:谭平山、章伯钧、马叙伦、陈劭先、王昆仑、罗隆基、章乃器、邵力子、黄绍竑,占60%;4名委员会主任中的2名:文化教育委员会主任郭沫若、人民监察委员会主任谭平山,占50%;30名部、会、院、署、行正职卖力人中的13名:轻工业部长黄炎培、邮电部长朱学范、交通部长章伯钧、农业部长李书城、林垦部长梁希、水利部长傅作义、文化部长沈雁冰、教育部长马叙伦、卫生部长李德全、司法部长史良、华侨事务委员会主任何香凝、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出书总署署长胡愈之,占43%。此外,在63位各部、会、院、署、行副职中,有各界民主人士29位,占46%。

由此可见,在政务院各部门中,各界民主人士所占比例最低为43%,最高达60%。这出乎许多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预料,他们没有想到中共会放置云云众多的党外人士在政务院中担任实职。

国家强力部门也对民主人士作了适当放置

除政务院外,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所辖的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审查署等国家强力部门中,也对各界民主人士作了适当放置。

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作为“统一统领并指挥天下人民解放军和其它人民武装力量”的机构,仍放置起义将领程潜担任该委员会副主席,萨镇冰、张治中、傅作义、蔡廷锴、龙云、刘斐为委员,直接介入最高军事决议与指挥。

作为“天下最高审讯机关,并卖力向导和监视天下各级审讯机关的审讯事情”的最高人民法院,不只直接由沈钧儒担任院长,而且在两名副院长中也放置了一位民主人士张志让,使民主人士占了绝对多数。

在“对政府机关、公务人员和天下人民之严酷遵守执法”负最高审查责任的最高人民审查署两位副审查长中,也有无党派民主人士蓝公武直接介入向导事情。这方面的放置经常被人忽视。实在,这在一定意义上更体现了中共对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体贴与重视。

上述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门对各界民主人士所做的仔细周密放置,以雄辩的事实充实解释,这个政府是中国共产党向导下的名副实在的多党联合政府。中国共产党经由艰苦卓绝的斗争和锲而不舍的起劲,终于同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一起,成功地召开了政治协商集会,建立了民主联合政府,从而兑现了自己的“信誉”。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则积极响应中共招呼,紧密团结在中共中央周围,介入筹备召开政治协商集会,并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各部门的向导职务。这标志着民主党派职位的根本变化,它们不再是旧中国反动政权下的在野党,而成为新中国人民民主专政政权的加入者,在中国共产党的向导下,和共产党一道担负起治理国家和建设国家的历史重任。今后,各民主党派走上了新的历史门路。

作者:秦立海

毛泽东为何要“以一个延安换取全中国”?

【编者按】 2021年,我们将迎来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近百年来,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无论是弱小还是强大,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中国共产党都初心不改、矢志不渝,团结带领人民历经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敢于面对曲折,勇于修正错误,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