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功可与“李云龙”比肩、生涯中却极为“寒酸”的开国中将曾绍山

新中国第一届中央人民政府的组建

开国大典过后,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开始运作,其中,对各界民主人士的安排是各方关注的焦点。自1947年下半年特别是1948年“五一”口号发布以来,中共对各民主党派和无党派民主人士一直以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相号召,各民主党派纷纷响应,支持和

共和国的开国将帅中,有才华横溢、运筹帷幄的儒将,也有战功赫赫、叱咤风云的猛将。开国中将曾绍山,在二野时一度与王近山齐名,那时王近山是兵团副司令兼十二军军长,曾绍山是兵团副司令兼十一军军长,都是骁勇善战的猛将。但曾绍山在生活中却是一位极其质朴甚至有点“寒酸”的将军

/wp-content/uploads/2020/12/nmI3In.jpeg插图

开国中将曾绍山(1914年12月-1995年1月)

曾绍山,1914年12月出生在金寨县丁埠镇东湾村,贫农家庭,幼时断断续续读了三年多私塾,因家贫辍学,在家放牛,帮怙恃耕作。1929 年,共产党在大别山区向导农民闹革命,并在其家乡爆发了丁家埠暴乱,曾绍山便在那时加入红军。1933年转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太行军区副旅长兼分区司令员、晋冀鲁豫军区纵队副司令员、皖西军区司令员,志愿军第三兵团军长、副司令员,旅大警备区司令员,沈阳军区副司令员、政委,中共辽宁省委第一书记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

长征遇险,深夜出城搬援军

1935年,红四方面军提议嘉陵江战争,最先长征。三过草地后,红四军第十师于1936年9月来到甘肃南部一个叫旧城的地方,曾绍山任第十师侦探顾问。进驻旧城的第三天,马步芳的骑兵旅从临夏、夏河赶到旧城,将红十师团团笼罩。

冲出城外还击的指战员,大部门壮烈牺牲,师部决议恪守待援。曾绍山组织一支巡逻队在城墙上巡视,溘然城北传来新闻说马家军最先攻城了!曾绍山将军生前回忆说:“我手一挥,喊了一声‘打’,巡逻队扑上去,子弹打光了,就用大刀砍,刀刃砍卷了,就搬砖头砸,十几分钟的血战,马家军被打下去了。”鏖战连续五个昼夜,马家军的攻势越来越猛,战士们身上子弹所剩无几,粮食也吃完了。最令人焦虑的是与红四方面军总部的电话联系被切断,红十师处于孤立无援的田地,被动守候只有死路一条。师部决议派人出城求援,曾绍山自告奋勇,带了两个侦探兵,后半夜搬开堵城门的沙包,顺着城墙根向东爬行100多米,在一段土坎下伏下来。经由城外一间平房和一个碉堡之间的清闲摸已往,乐成越过第一道警戒线。他们把身体紧贴着地面,一起艰险,三人终于来到新城,不意新城却是空的,怎么回事?师长明明说友军驻扎在新城啊?一问老乡才知道,友军当天上午刚撤离。两名部下问怎么办,曾绍山一甩帽子说:“走!再往东走,一定要追上军队,他们一定还没走远!”追了不到两公里,迎面来了一支骑兵队,大约有30多人,眼前一马平川无处藏身,三人立即被骑兵围住,曾绍山以为和马步芳的骑兵队遭遇了,抽出手榴弹准备和敌人同归于尽。这时,骑兵队领头的一个大个子勒住马,挥手喊道:”不要开枪,你们是干什么的?”曾绍山听此人一口大别山方言,心中暗喜,操着金寨方言说,“我们是旧城出来的,你们是哪一部门的?”大个子听到了乡音,说:“是自己人,我们是来支援你们的!”

/wp-content/uploads/2020/12/6naaUz.jpeg插图(1)

曾绍山(后排左一)

第二天,曾绍山三人带着援军赶到旧城,红九军骑兵队排山倒海向马家军冲去,红十师指战员知道援兵来了,个个精神百倍,向城外冲杀出来。红十师平安脱险,顺遂到达陕北,曾绍山荣立大功。

确立武工队,打破日军“囚笼政策”

1939年起,曾绍山任三八五旅顾问长,1941年调任太行军区第二分区司令员,10月,第二军分区机关与新十旅机关合并,曾绍山任第二军分区司令员兼新十旅副旅长,政委是赖际发。

1942年头,日军在太行军区第二军分区所辖区域举行了疯狂的扫荡和“蚕食”,9个县境被割裂为一条条一块块,完全变成了“格子网”。日军的贪图是想以“囚笼政策”,闷死八路军,挤走八路军。刘伯承和邓小平在太行军区开会时代询问了第二军分区的情形后,指示曾绍山要打破日军的“囚笼政策”。曾绍山和赖际发研究后,决议确立平(定)西、昔(阳)西、寿阳、榆(次)太(谷)、和(顺)西等五个武工队,另外组织一个侦探队和一个交通大队,涣散开来,插入日军的各“笼柱”,砍断“笼链”,使“笼罩”散架。

/wp-content/uploads/2020/12/YnMZBf.jpeg插图(2)

曾绍山(右)与王近山、鲍先志合影。

武工队的确立让昔阳县新民会的特务武装被扑灭,这震惊了第二军分区的强敌日军第4旅团。旅团长片山善于“政治作战”,他趁八路军武工队立足未稳之际,向阳泉、寿阳、榆次等地派出几支轻火器装备的精壮队伍,以小军队对小军队,以涣散对涣散,对于八路军的武工队。片山下令在各墟落以地痞流氓为基础确立“棒棒队”、“肉电杆”,武工队每到一地,每进一村,“棒棒队”就鸣锣敲鼓赶到武工队眼前,而“肉电杆”则一村一传,将武工队所在的位置转达给日军。若何摧毁“棒棒队”和“肉电杆”组织?曾绍山要求武工队不要急躁,深入睁开宣传组织事情,让武工队职员深入到每村每户贴口号、发传单、召开小型群众集会,告诉村民:“八路军是不会走的,要和群众一起对于敌人。”然则,日军旅团长片山立马出了一个对策,通过伪保长向群众发出威胁:“谁家墙上有八路军的传单、口号,烧谁家的屋子。谁加入八路军召开的会,听八路军宣传一次割耳,二次断腿,三次杀头。”曾绍山知道后,灵机一动,指示武工队:“口号,不要贴老百姓的屋墙上,专门贴伪政府机关住的屋墙上、军队布告栏里,以及庙墙上、大树上。第二军分区各路武工队经由一段时间的艰辛事情,终于粉碎了日军割裂八路军与人民群众联系的阴谋,再加上有力地袭击“棒棒队“和“肉电杆”,打破了日军的“囚笼政策”,更有力地袭击了日军的器张气焰。

/wp-content/uploads/2020/12/bI7fqa.jpeg插图(3)

左起:杜义德、杨勇、曾绍山、宋任穷,右一为李达。

解放战争奋勇杀敌,义无反顾

抗日战争胜利后,曾绍山调任晋冀鲁豫野战军(又称刘邓雄师)第三纵队副司令员。他与第三纵队首长率部加入了上党战争,协同兄弟军队祛除了北犯的国民党军阎锡山部3.5万余人。并在邯郸区域配合兄弟军队扑灭沿平汉铁路北犯的国民党军两个军,共2万余人,打退了国民党军的进攻。民国三十五年下半年,他与第三纵队首长率部加入了陇海路战争、定陶战争、巨城战争、鄄城战争和滑县战争,协同兄弟军队祛除了国民党军的有生力量,打开了解放战争新局面。

/wp-content/uploads/2020/12/vyIvMr.jpeg插图(4)

曾绍山军长在阵地听取前线讲述并指挥战斗

1947年秋,曾绍山随刘邓雄师挺进大别山,任皖西军区司令员,恢复和确立皖西革命据地。1948年春,刘邓雄师主力转向外线作战,他率部坚持皖西大别山斗争。国民党召集大量军力,在皖西大别山区的所有交通要道、主要村镇和制高点,确立据点,举行分区式的频频“清剿”,妄图彻底摧毁皖西大别山区革命凭据地。他凭据“刘邓”的“只要拖住敌人,争取了时间,即是胜利”的指示,一方面接纳灵活机动的战略战术,在内线开展游击战争,巧妙地与国民党军周旋,拖住国民党军不放,一方面派出精壮军队,跳至外线,在庐江、巢县和巢湖沿岸,袭击国民党军要害部位。经由艰辛卓绝的斗争,终于将皖西大别山区革命据地坚持下来,胜利地完成了“拖住敌人”的义务,为组织淮海战争争取了时间。

1949年4 月,曾绍山率部加入了渡江战争,协同兄弟军队解放宁、沪、杭区域。接着,率部进军西南。经一个月的急行军,在重庆四周扑灭国民党军胡宗南部1万余人,迫使胡宗南部第十八兵团起义。大西南解放后,他率部驻扎重庆,卖力川、黔、湘、鄂边剿匪义务。

缔造坑道防御战术,受毛主席接见

1951年3 月,曾绍山调任第12军军长,率部抗美援朝,加入第五次战争。战争竣事后,他凭据战争中与美军作战的实践和现代化战争的特点,组织军队认真总结战斗履历,开展军事训练,着重解决既能追得上,又能捉得住,既能拦住头,又能挡得住,既能笼罩住,又能扑灭掉的问题。经由4 个月的大练兵,提高了军队现代化战争的作战能力。

大练兵一竣事,曾绍山就受命率部担负金城区域的防御义务。他认真贯彻毛泽东“努力防御”的目标,缔造了坑道防御战术,构筑了以坑道工事为主干与种种工事相结合的60 里纵深的坚硬防御阵地。努力接纳小型还击,阵前歼敌,小军队深入敌纵深,捉俘虏,摸岗哨,伏击奇袭等,自动袭击美军。大力开展阵地狙击手运动,只要敌人在阵地一露头,即将其祛除。打得美军防不胜防,惶惶不安,在阵地上不敢流动。

/wp-content/uploads/2020/12/mAJbQn.jpeg插图(5)

坑道防御战中的志愿军

1952 年12 月24 日,曾绍山受到了毛主席、朱德、彭德怀等的亲热接见。

/wp-content/uploads/2020/12/eeUvim.jpeg插图(6)

1953年4月,许世友(前排左四)与志愿军第三兵团部门向导和事情职员合影。前排右二为曾绍山。

生活上极为“寒酸”,教育上“自力更生”

解放后身为中将,位高权重,他的日子过的却异常寒酸。

曾绍山的女儿曾明顺回忆说:“上初中时,一位首长夫人到家里做客,当看到时任沈阳军区政委的曾绍山家里除了被褥之外,其他用品都是公众配发的后,她感应十分受惊。”曾明顺清楚地记得,看到怙恃用的枕头后,那位首长夫人嘴巴张得老大,半天没有合上,由于她看到枕芯内里填的全是小孩子穿旧穿破的衣服。

/wp-content/uploads/2020/12/7RJvmy.jpeg插图(7)

曾绍山(左二)和许世友(中)、李德生(右二)等人合影。

曾明顺说:“怙恃一生都异常简朴。印象中,父亲总是穿着一身布戎衣,母亲穿的也很质朴,我们姐妹仨从小穿的衣裤都是姥姥和母亲一针一线手缝的。”1965年,曾明顺考上了第四军医大学,母亲送她两双袜子。这两双袜子是把新布袜从基础中心剪开,翻上缝好,再在下面缝上袜垫。这种袜子不好看,但很结实。昔时,市场上已有尼龙袜,自制的袜子显得很土,曾明顺便被同砚冷笑。但曾明顺回家后观察到,怙恃穿的都是这种布袜子。

“怙恃是我人生最好的先生。他们没有什么豪言壮语,然则他们的言行却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我。”曾明顺回忆说:“小时候,怙恃经常对我们说,长大后一定要自力更生,不要有依赖怙恃的头脑。”

曾家不讲求穿,吃就更不讲求了,常年都是盐水煮青菜。曾明顺以为大学食堂的饭菜不好吃,但她放假也不愿意回家,由于家里的饭菜更难吃。有一年寒假,回家的曾明顺正好遇上沈阳军区从内蒙古买了几十头黄羊,每家向导都能分到半头,曾明顺可喜悦了,以为自己家终于可以开荤了。效果一进家门,就发现父亲已经把羊肉切块,所有门给了身边的事情职员,自己一块都没留下。虽然没吃上羊肉,但曾明顺却越发的对自己的父亲心生敬意。

1970年,曾明顺大学毕业被分配到大连210医院当卫生员。昔时大连缺淡水,需要卫生员们天天用扁担挑井水到各个科室。由于在高三下乡时学过挑水,以是她天天挑的水都最多。医院里有的患者看到了,就写了表扬信贴在走廊里:“希望人人向曾明顺同志学习,她是个从农村来的孩子,很能刻苦,很醒目。”向导和同事们看到表扬信都忍不住笑了,患者竟把曾明顺当成从农村来的孩子。这固然也离不开父亲曾绍山“自力更生”教育理念的影响。

/wp-content/uploads/2020/12/eUnyae.jpeg插图(8)

1979年春,华国锋(右一)到辽宁视察时在沈阳题词。左起:任仲夷、曾绍山、李德生。

1975年,曾明顺在北京卫戍区四师医院事情,经常和战友们一起下乡巡诊,到农场劳动……曾绍山趁到北京开会的清闲探望女儿,他直接走到曾明顺住的筒子楼,和她的邻人打招呼、拉家常,人人都异常喜欢这位和蔼可亲的老将军。

1988年,曾绍山将军被中央军委授予中国人民解放军一级红星功勋荣誉章。

1995年1月26日,曾绍山将军因病在济南逝世,享年81岁。

本文系《祖国》杂志社李令佳据相关资料编辑整理,转载请注明泉源。

麦克阿瑟为什么选择仁川?——从军事地理角度解读仁川登陆

老周 1950年9月15日,美军在仁川登陆 1950年7月底,朝鲜战争已经进行了一个月,朝鲜人民军接连取得汉城、水原、大邱等战役的胜利,已经推进到朝鲜半岛最南端的洛东江地区,在人民军迅猛的攻势下,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于8月1日退守洛东江一线,形成了以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