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战争背后:生还美军老兵称志愿军为不畏殒命的灵魂,让他深知胜利无望

1978年苏联将一位57岁老妇处决,克格勃追缉她30多年,是何原因?

历史不会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也不会让好人淹没在滚滚浪涛之中,历史有她自己的评判,也有着她独有的处理方式。那些拥有美好行为和高尚操守的人她会为他们证明并让他们名言千古,而那些肮脏不堪的卑鄙小人则会让他们遗臭万年。 开场白图片 安东尼娜·马卡洛

我曾看过我们国防大学的一位老教授李钢林写的一篇文章《原木在移动》,讲述他在加拿大送孩子留学时偶遇一位加入过长津湖作战的美军士兵约翰讲述“原木”的故事。所谓“原木”是指森林中被采伐成一节一节的木头。约翰讲道:“我撕开用鸭绒被堵住的窗户向外看去,前方有你们的士兵在冲锋,他们从浓浓的冰雾中不停地显现出来:他们肩上披着白布,一群一群地从树林里冲出来;天上有照明弹,炮火在咆哮,他们像僵硬的原木在移动……

/wp-content/uploads/2020/12/3Q3UVf.jpeg插图

二次战争时代的新兴里战场(由志愿军老兵、原27军《胜利报》社社长曲中一提供)

这些勇敢的“原木”涉水过河,在零下三四度的严寒中,两条裤腿很快就冻住了,他们跑得很慢,由于裤腿不能弯曲;他们的火力很弱,他们没有炮火掩护;他们的枪似乎也被冻住了……”

“我们的坦克、火炮和机枪都在向他们射击,我们的火力像无数的火蛇一样在原木中穿行;伟大的火球在原木中转动,他们像僵硬的原木一样一排一排地倒下;他们又有人不停从树林中涌出来,他们大声地呼喊着,他们嘴里喷着长长的雾气;他们不停地冲过河来。

“我们的火力基本无法阻止他们,他们仍然在冲锋。”

“那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夜:晶莹剔透的冰雪天下蓦地破碎了,雪夜在照明弹和炮火中映得如白昼一样平常大地在哆嗦,河水存跳跃,硝烟染黑了白色的冰雪;雪夜中,火光一片,枪声片,喊声一片,血光一片: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硝烟味道;火光中,冰雪在燃烧,大地在燃烧;河水红了,雪白的冰雪也红了;他们像原木在移动……记不清这样的情形连续了多长时间,我被这种场景惊呆了。”

约翰的连队最终被包围了,一个连只逃出来十几小我私家。讲着这个故事,约翰的眼神发直,手在哆嗦,仍沉浸在战斗的恐惧中:“那天晚上,我被这个原木在移动的排场惊呆了,我被那些不畏殒命的灵魂震撼了,太可怕了。”

“我那时就知道,这是一场没有胜利希望的战争。我们的炮火基本阻止不了他们。”

这个曾经的美国武士讲述一个“原木在移动”的故事,震撼了许多人,李钢林教授在文章中写到:

听了“原木在移动”的故事,我这才知道了,我们中国人的战争故事原来是这样讲的。我这才懂了,我们的胜利事实凭什么?

作为一名中国人,我们有理由铭刻长津湖边的中国武士。

无惧牺牲、鏖战长津湖的志愿军将士,可以自豪地说,我们在长津湖打出了中国武士的精神,甚至打出了来自敌人的敬意。为什么在云云酷寒的冬季,他们能以钢铁般的意志,隐蔽在冰天雪地,像猎人一样静静地守候歼敌机遇的到来,为此,甚至不惜将血肉之躯变为一座令敌人也为之钦佩的冰雕。这就是今天我军所提倡的“四铁”精神,具有铁一样平常的信仰、铁一样平常的信心,铁一样平常的忠诚,铁一样平常的纪律。李钢林教授:“有灵魂的军队才有生命力,并不是所有的军队都有灵魂的,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四铁”熔铸的战魂必是所向无敌的。(刘心闻)

(泉源:环球网)

八路军与大部队失散,老乡借嫁闺女的机会,掩护他们冲出日本人的包围

1938年3月20日,晋察冀边区银行正式成立,冀中人民自卫军司令吕正操的军需官关学文任经理。 边区银行成立时首发的钞票 边区银行成立后,业务发展很快,引起了日本人的注意,他们采用种种手段,妄图扼杀晋察冀边区银行。1938年底,由于局势严峻,印制边币的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