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想念朱德元帅

冷知识|乾隆爷没发电机,十二生肖兽首是如何喷水的?

封面新闻记者 杨帆 大水法遗址是圆明园西洋楼的核心景区,如今马首回归,有人立马从这片断垣残柱的废墟上脑补了当年大水法的瑰伟与气派。大水法修建于1759年,1866年,德国西门子才制作出可应用的发电机,在没有发电机和水泵的乾隆时代,十二兽首同时喷水的壮

/wp-content/uploads/2020/12/buAbMf.jpeg插图

他是新中国十大元帅之一,功勋卓著。他组织开垦南泥湾,提倡培育了南泥湾精神。他推动国防现代化建设。毛泽东赞美他是“人民的信用”。他说:共产党人要求自己比要求别人要严酷一些!

/wp-content/uploads/2020/12/BnIvI3.jpeg插图(1)

1966年11月,一位意大利记者曾问朱德:“您想在您死后留下什么样的信用?”他淡然地回覆:“一个及格的老兵足矣。”朱德之以是云云回覆,是由于他念兹在兹“我是一个兵”,对士兵满怀深情,兵卒精神在他身上一直光彩熠熠。

在他诞辰134周年之际,让我们一起想念、纪念……

追忆:朱德之“德”

朱德的一生可谓海纳百川、厚德载物,其高尚的人格风范最后浓缩为一个“德”字。

朱德无论在革命战争年代照样在和平建设时期,都信心坚定、一心为民、廉洁自律,磨炼道德修养,做到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因其高尚人品而广受敬重。

明大德

朱德早年当过滇军的少将旅长,厥后为了理想义无反顾地甩掉高官厚禄投身革命。南昌起义失败后,许多经不起磨练的官兵相继离队,可谓大浪淘沙。朱德则留了下来,与陈毅一起向导了“赣南三整”,保留了这支革命的火种。他在天心圩整马上说:“同志们,要革命的跟我走,不革命的可以回家!不勉强!”“只要保留实力,革命就有设施。”朱德这种共产主义一定胜利的信心,产生了壮大的感染力,使人人深受鼓舞,他也逐渐成为这支军队的公认首脑。

/wp-content/uploads/2020/12/eYVz63.jpeg插图(2)

△红军时期的朱德

长征途中,由于张国焘盘据中央的行径,朱德自身也面临着严重的磨练,他与张进行了有理、有节的斗争,顾全大局,始终维护红军的团结。

1935年10月5日,张国焘在四川卓木碉召开了高级干部集会,攻击党中央是“右倾机会主义逃跑门路”,果然宣布另立以他为首的“暂且中央”。张国焘多次要朱德表明态度,否决中央北上,并阻隔和毛泽东的一切联系。

朱德明确示意:“你这种做法我不赞成,我们不能否决中央,要接受中央向导。大敌当前,要讲团结!天下红军是一家。中国工农红军在党中央统一直导下,是个整体。人人都知道,我们这个“朱毛”,在一起好多年,天下和全世界都著名。要我这个“朱”去反“毛”,我可做不到呀!岂论发生多大的事,都是红军内部问题,人人要镇定,要找出解决设施来,可不能叫蒋介石看我们的热闹!你可以把我劈成两半,然则你绝对割不停我和毛泽东的关系。”

/wp-content/uploads/2020/12/UF7vMn.jpeg插图(3)

△1936年11月尾,朱德率红军总司令部抵达陕北保安县(今志丹县)与党中央齐集。图为朱德与毛泽东在一起

三大红军主力会师后,朱德实时向党中央和毛泽东汇报了他同张国焘斗争的经由。毛泽东听后异常感动,并给予了高度评价,称他“临大节而不辱”“度量大如海,意志坚如钢”,这是对朱德一生思想人品所作的精准归纳综合。

守公德

朱德在担任红四军军长时,已年过40,他既是一位在战场上叱咤风云、指挥着千军万马的统帅,在生涯中又是一个通俗的士兵,他在井冈山与战士们一起挑粮的故事至今传为佳话。

他一直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为人和善、慈祥,没有一点官架子。陈毅在1929年写给中央的讲述中说道:“群众及敌兵俘虏首次瞥见鼎鼎大名的四军军长那样芒鞋草履,十分褴褛,莫不惊奇。若不先容,至多只能估量他是一个伙伕头,同时到现在‘伙伕头’三个字恰成了四军军长的浑号。”

他还爱兵如子,时常与战士们打成一片,在军队内里具有极强的亲和力。据杨得志回忆:“朱德军长平时对人很好,有说有笑,从来没见他发过脾性,骂过人,什么也难不着他,我们都把他当怙恃看待。”可见,在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里,这些年轻战士都把宽厚的朱德视为自己的慈父。长征途中,他身为红军总司令,更是经常把马让给伤病员骑,把仅有的口粮让给伤病员吃。

/wp-content/uploads/2020/12/2IVfUj.jpeg插图(4)

△1937年,朱德在延安给红军指战员作讲述

1937年9月27日,他在给亲人的家书中说:“我为了革命保持革命良规,从来也没有要过一文钱,任何闲散人来,公众及我均难招待。革命设施非此不可。”当得知老家的生母和养母都已80多岁,生涯异常艰难,只好给同砚戴与龄写信求援:“我数十年无一钱,即未来亦如是。我以密友关系,向你募二百元中币”,请求速寄家中,并声名“此款我亦不能还你,请你作捐助吧!”

/wp-content/uploads/2020/12/fQBBFj.jpeg插图(5)

朱德自始至终都把人民安危冷暖放在心头,生涯上克勤克俭、清正廉洁,保持勤勤俭俭的作风。他强调:“我们一切气力都出于群众身上,一切设施也都由群众缔造出来。”以是,毛泽东评价朱德是“人民的信用”。

新中国建立后,朱德曾多次尖锐地指斥一些向导干部,由于他们居功自傲。他本人对中国革命的巨大贡献是众所周知的,却总是谦虚谨慎,戒骄戒躁,将一切劳绩都归于党、归于毛泽东、归于战友、归于广大人民群众,把自己看作人民的公仆、一个通俗的共产党员。

1949年底,他的家乡四川省仪陇县有几十位乡亲一起走出大巴山,来到重庆,准备去北京探望他,也就是想投奔他。朱德得知这一情形后,马上告诉重庆的向导:“要做好事情,发动他们尽快回去劳动生产,一个也不要来,一个也不要见。厥后,贺龙替朱德接待了这批乡亲,又把他们送回了老家。”

固然朱德也不是这么不近人情,为了答谢家人支持他念书和革命的膏泽,决议让家族每户送一个小孩来北京修业。厥后共有十几个孩子来京住在他的家中,朱德用自己的人为供他们念书,抚育他们长大成人。

1951年朱德65岁寿辰,仪陇又派人到北京探望他,这次见着了。探望之余,他们还代表家乡父老乡亲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把县城迁到朱德的出生地马鞍场,二是把仪陇县改名为朱德县。朱德听了赶快说:“我不算英雄,只是一个战场上没有被打死的通俗士兵,那些为革命牺牲了的义士才称得上英雄。”在他的坚持下,仪陇县城没有搬,县名也没有改。

/wp-content/uploads/2020/12/FfARRb.jpeg插图(6)

△1960年3月9日,朱德在老家四川仪陇县马鞍公社琳琅大队探望社员

1960年3月朱德终于回到了老家,但他得知当地政府要为他建一个“朱德同志旧居陈列馆”后,他不同意,在他的一再要求下,厥后改成了一所学校。用他的话就是“要让更多的娃娃有书读”。

朱德的女儿朱敏命运多舛,特别是二战时代在集中营遭受非人迫害,却事业般活了下来。朱德对她虽心存愧疚,却公私分明。从参加事情之后,朱敏便离开了父亲栖身的中南海,住在北京师范大学的宿舍楼,一住就是40年。朱德的家教很严,要求他的后裔做革命事业的接棒人,而不是接“官”。他们勤勤恳恳、兢兢业业,各自在通俗的岗位做着普通的事情。

/wp-content/uploads/2020/12/MbQjyu.jpeg插图(7)

△1951年8月朱敏与父亲朱德在青岛

朱德原名朱代珍,曾用名朱建德,在报考云南讲武堂的时刻改名为朱德。正所谓人如其名,朱是赤、红的意思,德是人品的意思。他的名字也被美国著名作家斯诺解读为“红色的人品”。

/wp-content/uploads/2020/12/777rEb.jpeg插图(8)

△1975年3月5日,89岁的朱德曾题写“革命到底”手迹

/wp-content/uploads/2020/12/JJ3iUb.jpeg插图(9)

△这是朱德1976年存款清单

/wp-content/uploads/2020/12/EvAZnm.jpeg插图(10)

△直到朱德去世,人们才知道这位共和国元勋生前穿的是这样的破袜子

/wp-content/uploads/2020/12/rqiqQn.jpeg插图(11)

△甚至脚下穿的每一双鞋,也都异常破旧

外国人眼中的朱德:

人们像父亲一样敬爱他

中国人民经由14年艰辛卓绝的浴血奋战,赢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朱德在抗日战争中功勋卓著,举世公认。

而肩负要职、功勋卓著的朱德却总是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勤勤俭俭、清正廉洁,始终以一名通俗士兵和劳动人民通俗一员的姿态泛起,给人留下了深刻而难忘的印象,连一直挑剔的西方记者也由衷赞叹。

那时访问过延安的记者根瑟·斯坦因写道:“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将军,战士们敬爱谁人六十岁的老农民,像父亲一样。”

爱泼斯坦说:“五十八岁的朱德是一位和善可亲的人。”“从他的外表一点都看不出他是一个勇猛善战的指挥员和身经百战的战略家。相反,他看上去像一位通俗的父亲,在干完一天艰辛而又令人满意的事情之后,回到家中,解开纽扣斜靠在椅子上休息,谈起话来面带宁静的微笑,充满成熟而又淳朴的智慧。”

美国记者约翰·罗德里克写道:“我首次拜会朱德,是一九四五年在中国西北的延安。作为共产主义军队的总司令,他在‘枣园’的生涯是极之朴实的。他那时约六十岁,就好像一位慈祥的祖父一样。他亲热的面目,时常挂着笑容,使最怀指斥性的访客也会消除敌意和挂念。”

朱德在伟大抗日战争中表现出来的精神风范,集中体现了共产党人的顽强党性和高尚品质,集中体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既是伟大抗战精神的组成部分,也是对伟大抗战精神的生动诠释,是中国人民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泉源:共青团中央

台军情部门解密:戴笠曾联合汉奸丁默村抗共

龚选舞的回忆录称,丁默村与中统特工郑苹如的故事,被女作家张爱玲改写为《色戒》小说,图为郑苹如照片与资料。图片来源:台湾《联合报》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台防务部门公布军情部门前身“军统”机密档案,显示抗战胜利不仅没有带来和平,反加剧国共矛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