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不乘胜追击”的责疑,彭德怀的一番话,让主席作出了对战略方针的重大调整

慢读丨海南这座纪念碑,在日本人眼皮子底下6年都没被发现

编者按:今天是9月18日,89年前的今天,“九一八”事变爆发,中国人民从此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14个春夏秋冬,3500万军民伤亡,无数先烈血染山河,如今硝烟战火已经散去,但我们注定无法淡忘:勿忘国耻,铭记历史,珍惜和平,强我中华!在海口府城有一

/wp-content/uploads/2020/12/Q7FRne.jpeg插图

毛泽东与彭德怀

从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打响抗美援朝第一枪,到1953年7月27日战争双方签署《朝鲜停战协定》,毛泽东一直关注着抗美援朝战争。与志愿军将帅直接面谈,是毛泽东领会朝鲜前线真实情况,调整与以美国为首的“团结国军”作战目标和激励前方将士的主要渠道。

1951年2月20日,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专程回国,向党中央、毛主席汇报朝鲜战况,叨教往后的战略目标。

21日,在中南海,毛泽东见到彭德怀,诙谐地说:“彭老总,我们的同志和同伙对你不乘胜追击很不明白! ”

彭德怀说:“凭据我们对整个战局的剖析,我们虽然打了几个胜仗,但还没有从根本上削弱敌人。李奇微这小我私家很狡猾,他要行使我军装备落伍与作战弱点,以壮大的火力杀伤我有生力量,或执行侧后上岸,他的战争贪图已十分显著了。以是我们决议,把主力撤回到三八线四周,行使有利地形,执行战术还击,然后再图进攻。”

一旁的周恩来说:“我们打过三八线,敌人诱我南下,会重演仁川上岸的故技。彭总没有上他的圈套。彭总提出轮流作战,斯大林赞美彭总有设施。”

毛泽东说:“在退却这个问题上,有些人有意见,可以不必介意。关于朝鲜战局的生长问题,根据能速胜则速胜,不能速胜则缓胜的原则办。”

主席亮相,彭德怀十分高兴,兴奋地说:“我回国要的就是主席这句话!”

毛泽东与彭德怀会见后,审时度势,实时调整了作战目标,从“大肆歼敌”调整到“打小扑灭战”,从争取“速胜”调整到“准备持久作战”,确立了“持久作战,努力防御”的战略目标,并指出,历次战争证实我军执行战略或战争性的大迂回,一次笼罩美军几个师或一个整师甚至一个整团,都难以达到扑灭义务。往后,只要求我军每个军在一次作战中,扑灭美英等军一个整营至两个整营,也就够了。若是这样办不到,则要求每次每军歼敌一个整营为相宜,集腋成裘。

——摘自《党史博览》2020年第十期

牺牲前,他在积雪中坚守阵地,打退敌人几十次进攻

英烈简历 郝亮,山东莱阳人,1918年生,生前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58师174团政委。1938年7月入伍,1939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战士、文化教员、连指导员、营教导员、团政委等职。1950年12月8日在第二次战役中遭敌机轰炸光荣牺牲。 入葬情况 1951年11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