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建立后主席第一次坐飞机出行,专机却失联近一小时,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脑壳掖在了裤腰带上”

半生繁华半生悲凉 他活成了我们最羡慕的样子

张岱可能是最符合“古人有瘾”的古人之一,因为他的爱好实在太广泛。 不过真要介绍他却不太容易,喜欢他的人实在很多。有作家就曾说:“若生在明清,就只嫁张岱。”可见张岱的魔力之大。 张岱生活在明清之际,字宗子,号陶庵,不熟悉他的人可以回忆下中学时的

/wp-content/uploads/2020/12/NJBzau.jpeg插图

新中国建立后,按理说毛泽东应该有专机了。但由于人民空军1949年10月才组建,飞机性能不够先进,驾驶员水平也不高,平安没有保证,以是中央作了一条不成文的划定:克制毛泽东坐飞机。可是,为了能够亲自体会自己亲手缔造的人民空军飞翔蓝天的感受,毛泽东坚持要坐飞机,但几经起劲也未乐成。直到1956年,毛泽东的这个愿望才终于实现。

1956年4月的一个夜晚,毛泽东亲自打电话给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告之“五一”后要乘飞机南下广州考察。刘亚楼坚决不同意。之后,他深感此事关系重大,马上向周恩来作了汇报。可几天后,毛泽东的秘书叶子龙给刘亚楼打电话:主席发脾气了,此事看来只能按主席的意见办了。

政治局对毛泽东此行极为关注,周恩来稀奇指示刘亚楼,要选择最保险的机型,用最可靠的机组、最优异的驾驶员,所有航空环节上要严密操作,确保航行平安,万无一失。那时,空军只有“伊尔—14”和“里—2”两种运输机。“伊尔—14”的航行速度比“里—2”每小时快120公里,但因用这种飞机装备军队才半年,使用时间较短,航行员对其性能掌握得不够周全,以是平安系数不大;“里—2”虽然速度慢,但军队使用这种飞机已五六年了,性能稳固,航行员对其性能掌握得对照周全。经由慎重考虑,刘亚楼决议让毛主席乘坐“里—2”型飞机。在航行员的选择上,刘亚楼决议把义务交给胡萍。胡萍是专机航行团团长,航行技术好,又有执行中央首长专机航行义务的履历。另外,刘亚楼还亲自对副驾驶员、领航员、通讯员、机械员、服务员等逐一进行了考察,力争万无一失。

5月3日上午8时左右,毛泽东等来到北京西苑机场,登上“里—2”型8205号飞机,经由四个多小时的航行,飞机于12点30分下降在武汉南湖机场。下昼两点,飞机加油后继续腾飞,三个多小时后抵达广州。毛泽东兴致勃勃走下飞机,走过来同机组人员逐一握手告辞,赞扬他们义务完成得很好。

5月29日,刘亚楼接到电话:毛泽东一行竣事广州视察要回北京。刘亚楼立刻下令空军副参谋长何廷一带三架飞机飞抵广州。5月30日,毛泽东乘坐的照样8205号“里—2”型飞机,由广州飞到长沙。5月31日,由长沙飞武汉。由于北京天气欠好,飞机在武汉东湖机场等了四天。6月4日上午,空军司令部气象处来电话:北京天气已好转,专机可飞抵西苑机场。中午12点多,毛泽东等乘坐的专机从武汉腾飞,当飞机飞临河北上空时,天气突变,雷电交织,壮大的雷电滋扰使专机上的无线电装备失灵,飞机只好改道航行。突如其来的天气转变使得在北京机场塔台坐镇指挥的刘亚楼心急如焚,卖力与飞机联络的塔台值班员蔡演威也急得大汗淋漓,对着无线电话筒把噪子都喊哑了,却没有一丝回音。刘亚楼情急之下,冲着蔡演威吼道:“你一定要联络上!”

直到一小时后,毛泽东乘坐的专机才出现在人们的视线里。飞机刚一下降,刘亚楼就冲上去打开机舱门并高声说道:“主席啊,吓死我了!我的脑壳可都掖在裤腰带上了!”

——摘自《党史文汇》2008年第五期

抗日战争中的“红色翻译”

  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伟大的卫国战争,是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翻译也在其中发挥了不可替代、极其重要的作用。在马列主义引进、军事学术思想探讨、对敌宣传、军事情报收集、军事外交等方面,翻译为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