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光真的砸过缸吗?

古代演技派:唐宣宗当了20余年“傻子”后逆袭

演员请就位,谁能拿到S卡? 随着一批以“演员”命名的综艺热播,演技这个词越来越多地受到关注。其实在古代就有一些绝对的“演技派”,他们的演技可以用“出神入化”“以假乱真”八个字来概括,究竟有多会演?您看了肯定也会发S卡的那种。 唐宣宗 细思极恐,

□ 李令飞

绝大多数中国人童年都听过“司马光砸缸”的故事。现在,故事里谁人砸缸的少年降生整整一千年了。克日,“千年回望司马光”流动在国家图书馆举行,率领读者体会司马光的一生及其历史孝敬。

那么,历史上的司马光真的砸过缸吗?他又是一个怎样的人?

“别人家的孩子”

在今天看来,司马光妥妥地是一个“别人家的孩子”。

不仅7岁时就因“击瓮救人”而成名,学习也从不让家长费心。照样7岁那年,小司马光听人家讲《春秋左传》,听过以后就已经能体会其中大义,还能复述给别人听。

“恐怖的不是他有多优异,而是已经那么优异了,还比你加倍起劲。”

司马光很好地为今天的这句话做了注解。他不只天资聪颖,学习也异常耐劳。史载“手不释书,至不知饥渴寒暑”。

为防止自己贪睡,他甚至还给自己做了一个圆木枕头。睡觉时只要木枕一滚,人就会醒来,醒来便继续念书。

就这样,到15岁时,司马光已经对儒家经典著作“无所不通”了。

司马光还有着不错的家庭靠山。按宋朝制度,官员到一定品级后,子弟、亲戚可以荫补为官,算是一种“福利”。司马光也有这样的机遇。

但明显可以靠家庭出身去做官的司马光,却偏要凭自己的本事去考试。终于,在20岁那年,司马光一举考中进士甲科第六名,今后步入仕林。

清心寡欲只爱书

从年少时,清心寡欲就成了司马光的一个标签。

那时,天子会专门为那些考中进士的人办一场庆功宴。宴席之上,天子会赐戴宫花。但司马光“不喜华靡”,对戴花这事各样不情愿。一同赴宴的人好说歹说,最后搬出“君赐不可违”这句话,司马光才戴上一枝。

一年上元节,司马光的夫人想出门赏灯。谁知司马光却反问,家里就点着灯,何须出去看?夫人一看没法说服他,又找了个理由:除了看灯还可以看看游人,热闹热闹。司马光脸一板,干嘛非要出去看游人,岂非我是鬼吗?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司马光家中的巨量藏书。文献纪录,司马光家“后有赐书阁,贮三朝所赐书”。在念书、藏书上,司马光可谓是奢侈的。

司马光的《资治通鉴》等很多部著作,都是他在洛阳闲居的十五年中完成的。

与政敌惺惺相惜

除了著书,司马光这辈子做的另一件为人瞩目的事就是否决王安石变法。但实在,司马光和王安石既是政敌,也是故人,两人各自的文集中至今都保留着许多相互唱和的诗赋。

司马光曾三次写信给王安石,枚举新法坏处。王安石则专门向司马光注释了自己坚持变法的缘故原由。最终,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这也才有了司马光闲居洛阳15年。

宋神宗去世后,王安石被罢相,他所推行的新法也被周全破除。另一边,司马光则被重新启用。

元祐元年(公元1086年),王安石病逝。那时尚在病中的司马光立刻写信给吕公著。其中说到,王安石去世必遭“频频之徒”诋毁,他建议朝廷对王安石“优加厚礼”。

凭据司马光的建议,王安石死后被追赠太傅。而就在王安石去世的统一年,司马光也走到了人生终点。

“击瓮”变“击缸”

影象中,“司马光砸缸”应该是这样一个故事:

古时候有个孩子叫司马光。一天,他跟几个小朋友在花园里玩儿。有个小朋友一不小心,掉进大水缸里。

其余小朋友都慌了,但司马光没有慌,他举起一块石头,使劲儿砸那口缸。缸里的水流出来了,掉进缸里的小朋友得救了。

不外在与司马光同时代的文献中,司马光砸的不是缸。

这个故事发轫于宋代文人条记《冷斋夜话》。那时,人们对此事的形貌是司马光“击瓮”。

“瓮”与“缸”一字之差,现实有大不同。

瓮是一种窄口宽腹的容器,小孩子登瓮落水后,由于瓮的口窄,难以施救,也只能“持石击瓮”。

相较于今天撒播普遍的“砸缸”,宋代撒播的版本看起来更具合理性。

虽然其真实性早已不可考,但这个故事在宋代时就已流传开来。《宋史》纪录,那时在京城、洛阳等地,甚至泛起了不少《小儿击瓮图》纪录流传此事。到明代时,类似的故事已被编入一些儿童启蒙读物中。

到了清末,“司马光砸缸”成了课本中的一篇课文。这时,课文中的表述已从“击瓮”变成了“击缸”,司马光砸缸的故事也由此降生,撒播至今。

毛泽东在香山一共住了181天,在外交上定了这些大事

自1949年3月25日至9月21日,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在香山一共居住了181天。这段时间,不仅是构建新中国各项政治制度的重要阶段,也是阐明和制定新中国外交原则和方针的关键时期。“独立自主、平等互利”原则,以及“一边倒”外交方针,成为了新中国“四梁八柱”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