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劝诫许世友逼人喝酒,周恩来“以酒制酒”,许世友喝得滑落到桌底下“走麦城”

包拯真的有尚方宝剑吗?

包拯真的有这么多“宝物”吗? 在影视作品中,我们都知道包拯不仅有“龙头铡”、“虎头铡”、“狗头铡”三道铡刀,还有皇上亲赐的尚方宝剑和免死金牌。用它们惩恶扬善、除奸革弊,让人大呼过瘾。 你知道历史上的包拯真的有尚方宝剑吗?免死金牌是真实存在的吗

/wp-content/uploads/2020/12/vYrAnm.jpeg插图

许世友以罚酒强迫客人喝酒的事,反映到了周恩来总理那里,有几个老将军恳请周恩来出头劝劝许世友。善于处置种种最庞大矛盾的周恩来深知,对烈性如火、义气深重的许世友来说,一样平常的劝一劝无济于事,指斥重了又可能适得其反,要让他心服口服,还得用酒来语言。于是,周恩来上演了一出“以酒制酒”,劝说许世友不要强迫客人喝酒和罚酒的故事。

一次,趁许世友到北京开会,周恩来热情约请他喝酒。酒桌上,摆着四菜一汤,两瓶茅台,周恩来和许世友分宾主相对而坐。

周恩来边倒酒边和许世友谈天:“听说南京有四大喝,都是谁呀?”

“王平、江渭清、聂凤智,另有我。”许世友如实回覆。

“那你们四人中到底谁的酒量大呀?”

“算我大吧。”许世友自豪地说。

周恩来淡淡一笑:“许司令是忠实人,可我听人说,就是喝酒不忠实,酒量不行还吹牛。”

“啊,总理,这是谁说的?妈了个巴的,我去找他!”许世友就怕人激,怕人说他不行,一激就急:“我喝酒不是吹牛,还从来没遇到过对手。”

“这样吧,”周恩来说得镇静:“今天就咱俩喝,你若喝得过我,就不是吹牛。”

“我怎么喝不外?”许世友又急又难:“可我怎么能跟总理比酒呢?总理不信,另找个能喝酒的来。”

“喝酒岂论官巨细,只讲酒量巨细,许司令要是喝不外我,那就是吹牛。”

“我要是喝不外总理,就给您磕三个响头。”许世友真的被激起来了:“我要是喝过您,只请总理讲一句话:许世友喝酒无敌手,一点不吹牛。”

许世友随手拿过酒瓶,英气十足:“这瓶我包了,总理您随意。”

周恩来取过另一瓶,两人一瓶对一瓶。

许世友站起身,端起杯,双手举过头顶:“总理,我敬您,立地三杯。”他连干三杯,每杯都倾倾空杯,滴酒不落,以显示其恳切和英气。

周恩来平稳平静,一边慢斟慢饮,细品酒香,一边和许世友谈天,似乎早就忘了比酒的事。

许世友却没忘比酒的事,此事关系到吹牛不吹牛,忠实不忠实。他脾气急,喝不得慢酒,干两杯,歇口吻,再干两杯。他总是在周恩来看着他的时刻,用大幅度的动作干净利落地干杯。他不是为了喝酒,他要让周恩来看看:这就是我许世友。

“总理,您看!我这瓶已经喝完了。”许世友站起来,手里的空酒瓶倒垂,消灭下一滴酒来。这时,许世友虽然喝得眼睛红了,却故作轻松地望着周恩来。

“哦,我落伍了。”周恩来拿起自己的酒瓶向杯里倒去,那酒瓶居然也垂直,流出的酒竟然只有小半杯。

许世友一脸的困惑:他轰轰烈烈地喝了一小时才干一瓶,周恩来不显山不露水,慢斟细品也干一瓶,会不会有假?可确切不移的是原装原瓶就地看着拆封开盖的啊!

/wp-content/uploads/2020/12/zaE36b.jpeg插图(1)

“许司令,用你们练武人的话,就是点到为止,今天的酒就喝到这儿,好不好?”周恩来面不改色,话语柔和。

“不行,不行,总理宴客不让喝好可不行。”大概是酒涌上来了,许世友高声付托服务员:“拿酒去!”

服务员看看周恩来,周恩来点点头:“那好,再拿两瓶。”

照样一人一瓶。这次许世友自己开瓶,闻一闻,困惑尽消:“两瓶都一样,随便拿。”说着,拿起一瓶,朝羽觞里倒。

周恩来仍然是边吃边聊,慢斟慢饮不停顿,许世友仍然是干两杯,歇口吻,再干两杯。差别的是,周恩来越喝酒兴越浓,谈笑风生。而许世友越喝间歇的功夫越长,干杯的动作也不像先前利落。

第二瓶酒喝了两个多小时,当许世友终于干掉第二瓶时,不再高声呼叫讨酒喝,只是摇晃着身子看着周恩来,而周恩来那瓶早已空了。

“服务员同志,再拿两瓶来,看样子许司令还能喝。”周恩来柔和地付托。许世友笑笑,笑得很艰难,他的眼皮也耷拉下来,又全力翻上去。

这次是周恩来开瓶,他柔声地问:“许司令,你要哪瓶?”

没有回覆。许世友粗壮地身体仰靠着椅子往下溜,他想坐起来,但力有未逮,一下子滑落到桌子底下。

周恩来又斟满一杯酒,起立说:“许司令,起来,站起来。投军的,在世干,死了算,砍掉脑壳不外碗大个疤;英雄喝酒,狗熊喝水;留着脑壳干革命,留下这杯酒可不好做人;我请你喝酒你连体面都不给,太不仗义了吧?”说完,干了杯中酒。

周恩来这些话,全是许世友平时劝酒用的语言,被周恩来逐一搬出来还给他。许世友听了心里自然明了,但喝成这样子,却无法“英雄”“仗义”“给体面”了。他要给周恩来叩首,被周恩来一把扶住。

“总理,我许世友服了。往后您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那好,往后喝酒不能强人所难,桌子上不能放个大碗,死后也不能站个监酒的。同志们喜悦了一起喝杯酒本是好事,可你这样搞,就容易伤和气。”

“是,是,我听总理的。”

今后,许世友喝酒不再像已往那样强人所难,劝酒也适可而止。而遇到喜庆事,喝到喜悦时,他偶然也会对作假的客人,善意地用大碗罚酒,以此作乐。

周恩来请许世友喝酒的故事,许世友从不容易讲起。许世友生性好强,在武场和酒场上,他从未遇到过对手,这“走麦城”的事他不可能自动讲。但有一次谈天时,他曾提到过周恩来的酒量。他说:“中央领导中酒量最大的,要数周总理,不是一样平常人可比。他一样平常情形下不喝,真喝起来,我也喝不外他。”

——摘编自《在许世友身边的日子——我给许世友当秘书》广东人民出书社出书

司马光真的砸过缸吗?

□ 李令飞 绝大多数中国人童年都听过“司马光砸缸”的故事。现在,故事里那个砸缸的少年诞生整整一千年了。近日,“千年回望司马光”活动在国家图书馆举办,带领读者了解司马光的一生及其历史贡献。 那么,历史上的司马光真的砸过缸吗?他又是一个怎样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