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根充满弹痕的树干,见证68年前那场猛烈战斗……

毛泽东缘何没有出席斯大林葬礼

据毛泽东的卫士回忆:斯大林逝世后,获知噩耗的毛泽东许久没有说出话来,他甚至连饭也不想吃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吸烟。毛泽东的卫士当时还不知道斯大林逝世,他们只是感觉到毛泽东的情绪有些反常,他完全没有了平时的兴致。很快,毛泽东召集中央政治局开会,随

编者按:

70年前,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雄赳赳,跨过鸭绿江,最先了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

为铭刻历史、想念先烈,解放军报微信将陆续推出“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文物背后的故事”系列文章,一起回首那段英雄岁月。

走进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在陈列的众多展品中,你或许很难一眼发现几根树干的存在。若是你足够仔细,就能清晰地瞥见,布满了弹痕的树干上,依旧嵌着大小不一的弹片,好像将人们带回到68年前谁人炮火连天、硝烟弥漫的战场——上甘岭。

/wp-content/uploads/2020/12/a2ea2i.jpeg插图

上甘岭是志愿军中部战线战略要点五圣山的前沿阵地,直接威胁着对方金化防线。以美国为首的“团结国军”为了获得在谈判席上的有利职位,改善其在金化区域的防御态势,向志愿军阵地提议放肆的进攻。1952年10月14日,上甘岭战争打响。

43天时间里,敌我双方展开了凶猛争取。敌人先后召集军力6万余人,大炮300余门,坦克170多辆,出动飞机3000多架次,对志愿军两个连据守的约3.7平方公里的阵地,倾注炮弹190余万发,炸弹5000余枚。战斗凶猛水平为亘古未有, 我方阵地山头被削低两米,高地的土石被炸松1-2米,成了一片焦土,许多坑道被打短了好几米。

/wp-content/uploads/2020/12/uMJjmq.jpeg插图(1)

上甘岭阵地一角。

在这场战斗中,面临敌人麋集的火力攻击,志愿军战士们英勇无畏、浴血奋战,一次又一次打退敌人的进攻。21岁的黄继光,用血肉之躯堵住敌人的枪眼,为身边的战友开拓出一条前进的门路;27岁的孙占元,在战友相继伤亡、弹药告罄的情况下,忍着双腿被炸断的伟大伤痛坚持战斗,拉响了最后一颗手雷与敌同归于尽;志愿军某部电话班副班长牛保才,在一次抢接电话线途中身负重伤依旧忍痛爬到断线处,让电流通过身体,以保持指挥联络的流通……

连续鏖战43个昼夜的上甘岭之战,敌我频频争取阵地达数十次,敌人付出了2.5万余人伤亡的价值,却依然没有跨越这两座险些被炮火削平了的小山包。在敌人每秒钟6发炮火的凶猛攻击下,在极其艰难、恶劣的条件下,志愿军战胜重重困难,以顽强的毅力坚决战斗,血战到底,像钉子一样牢牢地扎在那里,守住了阵地。597.9、537.7,这两个标注在地图上小小的高地,今后成为美军的“伤心岭”,也成为整个天下重新认识中国、重新认识中国军队的“分水岭”。

/wp-content/uploads/2020/12/vIv6B3.jpeg插图(2)

1952年10月,在上甘岭战争中,志愿军官兵不畏强敌,坚守阵地。

战后的上甘岭阵地,随手抓把土,就可以数出数十粒弹片;在一截不到一米的树干上,嵌进了一百多个弹头和弹片;这片不到4平方公里的山头,已被鲜血浸透……这几根千疮百孔、弹痕累累的树干,是这场残酷凶猛战争的历史见证,更是宽大志愿军战士坚不能催,以大无畏战斗精神抗击敌人的见证。

“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历史终会铭刻,在上甘岭这座人民军队的精神高地,每一抔土壤都包含着无所畏惧、勇往直前的英雄气!

/wp-content/uploads/2020/12/e6fiIb.jpeg插图(3)

经43天艰辛战斗,我军最终取得上甘岭战争的胜利。

(稀奇鸣谢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转载请注明泉源解放军报微信;参考资料:《走进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美援朝战争史》、新华社、解放军报、中国国防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抗美援朝纪念馆、中国共产党新闻网等)

泉源:解放军报微信

编辑:向晓昕

是非光影留存的岁月静好

李淑范与孩子的合影。照片由孙克飞提供 11月15日,笔者来到辽宁省军区兴城干休所92岁抗美援朝老兵李淑范的家中。冬日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墙上一张黑白老照片上,我们的采访就从这张老照片开始。 照片中,李淑范抱着婴儿笑得格外灿烂。它的拍摄时间是1953年7月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