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军嫡系高级将领若何成为“最大共谍”?

你所不知道的上甘岭战役

“岭”不是山,是一个小村庄。“岭”之两侧有两个高地,对这个地域,中国人民志愿军有一个称谓,而美军却有另外的称呼。对上甘岭和上甘岭战役,大多数人耳熟能详,都能说点子丑寅卯,但这场战役结局,何以让美军名将何以懊悔余生?而我方一战成名王牌军却平平

/wp-content/uploads/2020/12/R3m6Vv.jpeg插图

郭汝瑰提供的国军方面临淮海战争的预案和《续徐蚌会战蒋方部署》。

/wp-content/uploads/2020/12/NzQBza.jpeg插图(1)

郭汝瑰提供的国军方面临淮海战争的预案和《续徐蚌会战蒋方部署》。

  郭汝瑰:我党钉在敌人心脏的英雄

  1949年8月,摇摇欲坠的蒋介石任命郭汝瑰为第22兵团司令,指挥21军、44军、72军和三个独立师阻止解放雄师入川。但蒋介石万万没想到,解放军入川之际,郭汝瑰率领的72军在宜宾区域通电起义。一手部署的“守卫大西南防线”不攻自破,败逃台湾的蒋介石痛心地说:“没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谍”。

  郭汝瑰曾官至国军国防部作战厅厅长,1945~1949年间,郭汝瑰累计向中共传递了100多份隐秘军事情报。这位蒋军嫡系的高级将领,是若何成为“最大的共谍”呢?本报记者专访了郭汝瑰的儿子郭相操和有关研究职员,为读者展现出一场鲜为人知的谍战风云。

  深受陈诚、何应钦等浏览 戎机源源不断递往延安

  郭汝瑰,1907年出生于四川铜梁,黄埔军校五期学员。1928年加入共产党,时逢国民党放肆“清共”,郭汝瑰因去日本士官学校学习,与党组织中断了联系。归国后,原来的党组织已联系不上,郭汝瑰进入陆军大学,结业后留校任教。

  “七七事变”后,郭汝瑰被调到陈诚的18军14师任顾问长,加入淞沪会战。日机狂轰滥炸,79师伤亡很大,几位军官斗志摇动,郭汝瑰自动请缨,取代42旅旅长曾粤汉去前线,他在指挥所给师长留了封遗嘱,率领两个团与日军拼死冲杀,坚守了几天几夜,42旅8000多人的军队最后只剩下2000来人,硬是守住了阵地。此战事后,郭汝瑰成为三军著名的战将。陈诚不久将他调到国防研究院重点培育,蒋介石浏览郭汝瑰的英勇,让他担任中央训练团的副大队长。今后几年间,郭汝瑰一起提升。1946年9月,郭汝瑰先任国防部第五厅副厅长,主管军队体例,之后升任陈诚的总参办公厅主任,不久又任作战厅厅长,被授予国民党中将军衔,同国民党军政要员直接接触。

  郭汝瑰之子郭相操现住重庆,他对本报记者先容道:“1943年,父亲由抗战前方回到重庆,曾多次欲实验联系党组织,然因没有蹊径频频无果。抗战胜利后,父亲通过关系终于联系上了共产党地下组织,董必武厥后在重庆石灰市的一个教堂里隐秘接见了父亲两次。”中共高层指示郭汝瑰继续留在国民党军队高层从事情报事情,与中共党员任廉儒保持单线联系。

  郭汝瑰共留下了八本日志,纪录着当年在国民党的生涯,上面清楚地纪录着哪一天开会、哪一天做决议,一直记到1949年,遗憾的是,厥后日志在“文革”中都不见了。

  1946年郭汝瑰任国防部第五厅中将厅长时,蒋介石调遣装备精良的新六军(国民党于1944年5月合成,1948年10月被扑灭)到东北剿共,郭汝瑰向任廉儒传递了一个主要情报:新六军虽然装备精良,但后勤装备补给只有五天。掌握这一情报后的解放军实时调整了作战计谋,挫败了新六军的“速战速决”设计。

  1947年3月,蒋介石任命郭汝瑰为国防部作战厅厅长,郭汝瑰源源不断地向任廉儒提供作战设计的情报。

  一天,蒋介石突然来电让郭汝瑰以作战厅的名义告诉西安绥靖公署主任胡宗南,“立刻按斩首设计实行”。郭汝瑰不清楚设计的具体内容,蒋介石又隐晦地说道:“你只管叫胡宗南按设计执行,他会明了的。”郭汝瑰隐约以为这个设计跟延安有关,很可能是进攻延安,他立刻约见任廉儒,将情报传了出去。

  淮海战争前夕,何应钦在国防部召开的作战集会上确定了“集中优势军力于徐州、蚌埠之间的津浦铁路两侧,伺机同共军决战”的设计,就在作战方案还在送蒋介石审批之时,郭汝瑰就将情报通过任廉儒送到了解放军的指挥机关。解放军在以后的作战中占有了自动。

/wp-content/uploads/2020/12/Zf2Q7r.jpeg插图(2)

抗战胜利,郭汝瑰随何应钦赴南京接受日军投降。

/wp-content/uploads/2020/12/rEZf2m.jpeg插图(3)

多次受嫌疑陷入险境 杜聿明劈面骂:“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谍”

  郭汝瑰大量地为中共提供绝密的军事情报,引起国民党内部一些人的警醒,他也因此多次陷入险境。

  淮海战争后,解放军准备渡江,蒋介石为此制订了重大的江防设计和江南作战设计。郭汝瑰把作战方案实时交给任廉儒,然当日陈家康(任廉儒的联系人)因事离开了上海,任廉儒便让上海民革主委的王葆真转交给党组织,不意民革地下组织突然遭受损坏,王葆真被捕。王葆真已是一位古稀老人,被捕后至死也没有供出任廉儒和郭汝瑰,郭汝瑰转危为安。

  1947年莱芜战争国民党军惨败,那时从山东逃回的国民党军官就曾向国民党国防部新闻局长、老牌特工邓文仪透露:“郭汝瑰是共谍,有通共行为。”邓文仪立刻讲述杜聿明。虽缺乏有力的证据,但杜聿明最先四处注意郭汝瑰的行踪。杜聿明曾告诉顾祝同“郭汝瑰有匪谍嫌疑”,但顾祝同不信。

  看到国军在孟良崮、淮海战争中几回重大错误决议都有顾祝同和郭汝槐经手,杜聿明加倍嫌疑郭汝瑰是特工。在一次军事集会上,杜聿明曾劈面痛骂:“你郭小鬼一定是共谍,发的下令都是把我们往共军笼罩圈里赶!”

  杜聿明厥后忍不住向蒋介石起诉:“我自己就够清廉了,可‘郭小鬼’更是清廉得不像话,他一欠好女色,二不贪财,甚至连家里的沙发都打上补丁,言行作风很像是共产党员。”蒋介石呵叱道:“岂非我堂堂国民政府的官员,都要四处捞银子才不是共产党?”

  不止杜聿明曾经嫌疑过郭汝瑰,蒋纬国的手下也曾发现有“可疑职员”与郭汝瑰接触。蒋纬国给戴笠写信,准备让军统局介入观察。没想到送信的人到南京后,正好戴笠有事去了北平,这小我私家就把信送到国民政府顾问本部。“幸运的是,厥后戴笠因飞机失事身亡,此事不了了之。”郭相操说。

  郭相操告诉记者,山东解放后,一天薄暮郭汝瑰正准备回去,突然一位军统职员跑来说:“我们抓住了一名从山东那里来的人,说是找郭厅长的。”郭汝瑰那时想可能是军统设的局,没有轻举妄动。第二天,郭汝瑰打探到被抓的人已在狱中牺牲了,此事也就不了了之。新中国建立后,郭汝瑰才知道山东解放区确实曾派人来找过他,但该联络员厥后一直没有音信。

  多年后,郭汝瑰曾问被俘的杜聿明:“你为什么一直嫌疑我是中共的人?”杜聿明答道:“山东来人时。”可见,杜聿明之前的嫌疑并不是空穴来风。

/wp-content/uploads/2020/12/yqIrMb.jpeg插图(4)

  郭相操忆父亲:

  一生清廉自守

  郭汝瑰的儿子郭相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先容,抗战时期,郭汝瑰坚持不贪污,薪金还不够维持家里的开支,还要靠弟弟在银行事情、兼做些生意来补助家用。“父亲一直坚持清廉自守。1946年父亲到南京任职,一家人在四条巷租了一套普平房栖身,一天蒋经国与知己贾亦斌去造访我父亲,但蒋经国在四条巷找了良久都没找到,后经询问才知道我们家就住在肉铺店上面的二楼。我父亲那时不在家,我母亲、我、姐姐等正在家中用饭,蒋经国上楼以后,我母亲以为是父亲下属的人,上茶、请坐、交际两句就没再多招呼了。蒋经国见我们家饭桌上并没有肉,只有两道素菜,心中很是佩服。”

  去世时老同砚来信

  信封内里是一张白纸

  1997年郭汝瑰因车祸不幸去世以后,郭相操曾收到了他原来在国民党里老同砚和老同事的来信,有好几小我私家的信封内里都是一张白纸,“那时我没有明白,厥后就懂了,父亲在陆军大学与他的同砚分手时曾相互赠言道:一切尽在不言中。多年来,人人的态度和看法差别,在他们眼里,我父亲害得他们两百万人都跑到台湾去了,他们对我父亲是很恨的。但他们通过一张白纸,却又道出了人人相互间挥之不去的同砚友谊。”泉源:广州日报

中共一大、二大、四大的故事,你了解多少

71年前的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告成立,标志着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身处党的诞生地,发生在这座光荣之城的红色故事你了解多少?日前举行的“初心之地红色之城”——上海·党的诞生地巡展,首次聚集中共一大、二大会址纪念馆和中共四大纪念馆的馆藏精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