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战俘营解密:2万多志愿军在此受酷刑

纪念抗美援朝70周年|张兰生:在离敌人只有50米的最前线,我敲响了快板

“我的青春是在战火中度过的。1951年我还不满18岁,毅然投笔从戎,雄赳赳,气昂昂,跨过了鸭绿江。”南京市鼓楼区军休三所老战士张兰生,作为文艺兵在朝鲜战场呆了两年零四个月。1953年7月的金城反击战中深入火线宣传时,不幸身负重伤,至今两肺间还有两块没

文章摘自:环球时报

记者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韩国最南端的孤岛———巨济岛。半个世纪前,在朝鲜战争中,这个海上孤岛曾是那时天下上最大的战俘集中营,关押过17万战俘,中国人民志愿军战俘有2万多人,朝鲜人民军战俘有15万人。只管岁月沧桑,昔时的战俘营已面目一新,但记者来到这里,好像又看到了那令人撕心裂肺的一幕……

/wp-content/uploads/2020/11/y2qEb2.jpeg插图

第六十二号战俘营

  “卡宾枪”下的战俘营

  巨济岛是韩国第二大岛,面积约400平方公里。1951年11月,美军先后把17万名战俘强行押到岛上,建起了许多战俘集中营,实行白色恐怖管制。

  战俘营遗址的入口位于岛中央的一个山坡上,这里曾是昔时战俘营警备本部的所在地。一进入战俘营遗址,就见到一个雕塑:一支美式卡宾枪高耸,枪下的战俘有的仰天呼唤,有的低头长叹。当地解说员告诉记者,“这一雕塑展现了在美军白色恐怖管制的囚牢里,战俘们想念家乡之情。”

  继续往前走,就是战俘营沙盘展示馆。沙盘展示了昔时战俘营的全貌:战俘营密密麻麻地布满了一个峡谷的两侧,总面积约1188万平方米。

  过了战俘营沙盘展示馆,便进入了一个代号“62”的战俘营。这座战俘营里的一个雕塑吸引了记者的注重:两名全副武装的宪兵堵在一个隧道口外,挥舞棍棒,殴打从隧道里向外爬的战俘。讲解员说:“昔时战俘们为抵制白色恐怖管制,建立了种种联络渠道,挖了不少隧道。这是那时宪兵堵在隧道口镇压战俘的情景。”看着战俘营里的一层层带尖刺的铁丝网,岗楼上黑洞洞的机枪口,专供战俘用的破汽油桶制成的茅厕以及志愿军战俘受到非人荼毒的图片和实物,人们禁不住对美军荼毒战俘的种种不人道行径感应气忿。

  志愿军战俘“夺旗斗争”

  在巨济岛,2万多志愿军战俘大部分被关押在第71、第72和第86号战俘营。美军为了向战俘贯注所谓的“自由和民主”,一最先就给战俘“洗脑”。美军先是派一些神父给志愿军战俘传教,妄图使战俘信仰“天主”。但不久,美军发现战俘竟然把圣经拿来当手纸,于是又指使蒋介石派来400多名国民党特务,混入战俘营举行策反。美军让特务和叛徒在战俘营内建立准武装性子的“战俘警备队”,以“维持秩序、防止暴乱”为名,对不屈服的战俘实行罚爬、罚跪、吊打、往肛门里灌辣椒水、甚至裸体塞进装了碎玻璃的汽油桶里在地上乱滚等残酷刑罚。志愿军第72战俘营最先实现这种白色恐怖管制,却被美军果然称之为“模范战俘营”。美军接纳种种残忍阴险的肉体折磨、精神糟蹋与政治陷害手段,妄图使战俘失去重返祖国的勇气。

为破坏美军的阴谋,爱国战俘团结起来,睁开种种形式的斗争,坚决要求回到祖国的怀抱。1951年10月9日,志愿军第86号战俘营发生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夺旗斗争”。那时,在

美军神父的指使下,特务和叛徒阴谋在第二天“双十节”升起青天白日旗,以制造“中国战俘心向蒋介石”的假象。爱国战俘破坏了这一阴谋,夺下并烧毁了青天白日旗。美国兵闯进战俘营,80多名爱国战俘惨遭毒打,年仅20岁的王绍其被活活打死。

  1952年4月8日,美军对战俘营里的中朝战俘强行实行“遣返甄别”。特务和叛徒们接纳一切手段阻止战俘表达回国的意愿。从四川大学参军的志愿军战俘林学逋,在第72号战俘营因招呼难友们回国而被叛徒挖心示众。第71战俘营的战俘为激励第72战俘营难友的义举,在巨济岛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遭到美军开枪镇压。

  扣留战俘营美军司令

  为了反抗美军白色恐怖管制,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战俘举行了坚决斗争。在其中一个战俘营里,记者瞥见一面墙上挂着三面旌旗:一面是中国五星红旗,一面是苏联国旗,另一面是朝鲜国旗。巨济市都市行政官、战俘营问题专家朴泰文向记者先容说,“这些旌旗是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战俘们用囚衣缝制的。”

  战俘营里的一些物品和图片还详细先容了志愿军战俘们为争取回到祖国,与美军睁开了殊死斗争的情形,其中“杜德将军被扣”事宜更是震惊了天下。

  美军在战俘营强行实行“遣返甄别”,激起了宽大中朝战俘的义愤。1952年5月7日,在志愿军战俘的配合下,朝鲜人民军难友在战俘营门口将美军战俘营司令杜德将军扣留。中朝战俘打出口号:“准许要求,保障平安;如武力镇压,后果自负”。美军战俘营司令被扣事宜轰动了天下。美第八军司令两次紧要来到巨济岛,他下令称,决不准许战俘要求,必要时将实行武力镇压,并把准备镇压的时间定为5月10日。中朝战俘们并没有被美军的威胁所吓倒,斗志反而更昂扬。面临这一情景,美军最后决议准许战俘的要求,并被迫在战俘营召开了“朝中战俘代表大会”。大会上,中朝战俘代表一起控诉了美方为胁迫战俘倒戈祖国所犯下的种种罪行。杜德在铁的事实眼前也不得不认罪。战俘营里五星红旗和朝鲜国旗飘扬,战俘们欢呼讴歌,歌声响彻巨济岛上空。3天后,杜德被释放,但美军准许中朝战俘要求的字迹未干,便下令对敢于反抗的中朝战俘举行了惨无人道的镇压。

  据先容,“杜德事宜”后,美方把坚决要求回国的6000多名志愿军战俘发配到济州岛,对他们变本加厉地荼毒。1952年10月1日,在新中国3周年国庆之日,被关押在济州岛的中国战俘,升起了10面五星红旗,表达对祖国的忠诚。但美军却开来11辆坦克和两个营的美军士兵,贪图争取五星红旗。志愿军战俘们同敌人睁开了肉搏战,一批批战俘倒在血泊中,最后一名护旗队员也牺牲在旌旗燃烧的烈焰中。

  让天下领会战俘营真相

  1953年6月8日,中朝与团结国军签署了遣返战俘协定。8月5日,巨济岛战俘营最先遣返战俘。9月6日,战俘营关闭。朴泰文先容说,经由血腥甄别后,许多战俘被迫到了台湾,他们到台湾后的处境十分悲凉,靠卖苦力为生。被骗到印度品级三国的志愿军战俘也隐姓埋名,过着寄人篱下的苦日子。

  六十多年过去了,巨济市投资200亿韩元在战俘营遗址上兴建了一座遗址公园。朴泰文先生主管战俘营遗址公园建设工程,为此他先后两次到美国陆军档案馆,3次到北京搜集质料。深入领会战俘营里的真相后,朴泰文感伤地说,应当让众人领会昔时的真相,战俘营这段历史永远不会消逝在人们的影象中。

  在采访中,记者问一位巨济市官员,昔时美军违反《日内瓦条约》、荼毒志愿军战俘的事宜层出不穷,为何在战俘营遗址中反映甚少?这位官员说,“考虑到韩中关系的优越生长,我们不想再揭这一痛苦的伤疤,以免造成误会。”一位韩国游客观光完战俘营遗址后叹道,“战争太残酷了。我们这一代一定要用和平来阻止战争,以免悲剧重演。”

宁夏的这个地方,因何成为中国史前考古发祥地?

宁夏灵武市的水洞沟,过去一直是一片无人问津的荒芜地区,因为地处宁夏和内蒙古的交界处,100年前,这里只有一条小路及零星的客栈。 1923年6月,两个外国人走进了一家名为张三小店的客栈,从此,水洞沟这个名字走进了世界考古史的殿堂。 01 水洞沟是啥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