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在蒋介石身边从未露出“双面”沈安娜的悲喜人生

古人喝开水吗

作者:张朝元 中国人有喝开水的习惯。可是你知道吗,大家随手可得的开水,对古人来说却是奢侈品。 木炭在古时是烧火做饭的最佳燃料。但这不是每个人都用得起的。因为其价格特别昂贵,一般只有皇宫、官府及富贵人家才用得起。 自古宫廷和政府部门都有供炭制度

第一次听到沈安娜的名字,是一个五月天,在万安公墓邂逅她的墓碑。这是一座质朴简练的墓碑,上面有华明之、沈安娜伉俪二人的照片,一个英俊儒雅,一个温婉优美,看似一对岁月静好的普通伉俪。然而,同去的资深媒体人杨浪先生却发出这样的感伤:“沈安娜是传奇中的传奇!隐藏敌营十四载,从未露出,在隐藏大戏散场后,还能华美转身,平安渡过余生,少见。”

这引起了我深深的好奇,沈安娜的故事并不被众人熟知,也从未被改编成影视剧。谁人年月撒播下来许多传奇,带着种种光环,让普通如我们只能瞻仰。可是她温婉的笑容,让我总忍不住料想,传奇背后究竟是怎样的人生,他们又曾有过哪些喜怒哀乐呢?直到几年之后,我有幸造访了沈安娜的女儿华克放,听她亲口讲述怙恃的故事,所有的谜底才逐一揭开。

沈安娜,是中共隐藏战线的英雄,是隐藏在蒋介石身边的隐秘情报员,是插在敌人心脏里的一把尖刀;但同时,她也是一个曾经做过明星梦的少女,一个深爱丈夫的妻子,一个在深夜为孩子生病而焦虑不已的母亲。

“双面”沈安娜,让我们还原隐藏大戏背后这位伟大而隐秘的女性,原来,传奇是这样炼成的。

01

从沈琬到沈安娜

放弃明星梦去考“公务员”

/wp-content/uploads/2020/11/uuIRfy.jpeg插图

1934年,19岁的沈安娜,上海

“1934年下半年,我母亲说她履历了一小我私家生的十字路口,怎么样择业,包罗择偶,就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没有什么差异的……”这些往事源自母亲厥后的回忆,华克放徐徐讲来,时光似乎回到了80多年前,沈安娜的少女时代。

沈安娜原本是江南的人人闺秀,1915年出生在江苏泰兴县城的一个书香门第、世族人人,从小在私塾诵读诗书,能写一手娟秀的毛笔字。但她却并不是一个听话的女孩子,7岁由于不愿意裹小脚反抗家族,16岁陪姐姐逃婚离家出走,运气就这样被彻底改变了。姐妹俩来到上海修业,这时刻,她还叫沈琬。

1934年春节,沈家姐妹到先生家中贺年的时刻遇到两名男生,舒曰信和华明之,四个年轻人一碰头,相互印象都不错。沈安娜回忆第一次见到华明之,“戴一副近视眼镜,语言慢条斯理,镜片后面的大眼睛炯炯有神”。她未曾想到,就这样邂逅了自己一生革命和恋爱的朋友。

那时,沈家姐妹并不知道,舒曰信在半年前刚加入中国共产党,而华明之也在不久后的1934年炎天入了党,随后,他们的关系被转入中央特科,从事隐秘情报事情。

那时,19岁的沈安娜正为自己的出路烦恼,由于学费不够,此时她半工半读,在“炳勋速记学校”学习速记,就快要结业了。华克放说:“母亲的眼前摆着几条路,结业后她可以到社会上去求职,做个速记员;她也想过像一些同砚一样,去拍提高影戏,圆一个明星梦……”

正在这时,浙江省政府派人到速记学校挑选学生,他们要选择一名速记员到政府事情,校长挑选了学习最好的三名同砚应考,沈安娜排在第一个。

去照样不去?沈安娜找到姐姐和朋友们商议。那时,中央特科的王学文已经通过舒曰信和华明之领会到,这个小女人异常爱国,想为国家社会做一些事情。于是,王学文派他们去做沈安娜的事情,指导她走上革命道路,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给她指明晰一个选择:“你可以进浙江省政府,到国民党政府那里去,为共产党网络情报。”

沈安娜对情报事情一无所知,她知道那是掉脑壳的事情,但她最终照样做出了一个决议。华克放说:“我妈妈偷偷读过不少提高书籍,她对共产主义,对十月革命,对红色苏联充满憧憬,在舒曰信的建议下,她把名字改成了沈安娜,安娜是苏联女人常用的名字。”当舒曰信和华明之问她怕不怕死,她回覆:“我要革命,我不怕死!”

就这样,国民党政府里有了一个叫做沈琬的女速记员,今后,沈琬和沈安娜的“双面人生”最先了。

02

做了14年“双面人”

隐藏所有的气忿悲痛

1935年1月,沈安娜带着绝密使命,直奔杭州,正式进入国民党浙江省政府秘书处议事科担任速记员。她的特技是每分钟200字的速记手艺和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很快获得了浙江省政府同事和向导的认可。

/wp-content/uploads/2020/11/niAvUv.jpeg插图(1)

此时的华明之隐藏在国民政府交通部上海国际无线电台当业务员,他接到了一个新任务,就是联络指导沈安娜的事情。于是,在杭州陌头的咖啡馆,西子湖畔的春色里,经常出现他和沈安娜的身影。虽然浪漫的“约会”是通报情报的掩护,但充满风险的事情让他们的心越来越靠近。1935年秋天,经由组织批准,沈安娜与华明之在上海举行了简朴的婚礼。

就这样,一对“伉俪情报组”诞生了。华克放将怙恃的默契配合称为“流水作业法”。母亲沈安娜在前台,日间卖力取得文件、速记稿等情报,回到家里夜深人静时,就把原始速记稿翻译成文字。父亲华明之在后台,经常在后午夜卖力整编、浓缩、密写、密藏和通报情报。多少次危急四伏,险象环生,沈安娜靠着因时制宜最终转败为功,在日复一日的事情中,她从最初的冒失逐渐成熟起来。

在长达14年的隐藏生涯里,沈安娜最痛苦的事是什么?多年之后,她向女儿华克放讲起这些往事的时刻,仍然强忍着眼泪。“母亲在国民党里边真的是要做两面人。一方面满心的愤恨,国民党一天到晚就在反共,可是她心里又不能够表现出来,以是这种痛苦往往是凡人很难明了的。”华克放说。

/wp-content/uploads/2020/11/2aQNna.jpeg插图(2)

1948年,摄于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办公楼

沈安娜一直切记着被呼做“娘舅”的中央特科的王学文跟她说过的话,在他们唯一的一次碰头时,“娘舅”给她讲述了党的隐秘情报事情的基本原则。好比严守秘密,遵守纪律,除非向导指定的同志,一概纰谬任何人讲与隐秘事情有关的事;心里革命,但不能露出提高头脑,表面上要说国民党的话,做国民党的事等。这就是做“双面人”的纪律。

1941年1月年皖南事变的新闻传到了重庆,蒋介石和所有国民党要员异常兴奋,以为终于可以把新四军全都祛除掉了,放肆庆祝。此时的沈安娜在周恩来的派遣下已经打入国民党中央党部。“面临庆祝胜利的敌人,她险些把嘴唇都要咬出血来了,她不能够忍受我们的新四军遭受这么样的一个惨重的袭击,可是她又不能表现出来。”

华克放从母亲的这些话中深深感受到了她心里的挣扎。“她那时是二十几岁的一个女青年,心里憧憬着共产党,然则又必须做出另外一幅脸来对于国民党。异常不容易,她10多年隐藏异常好,没有露出一点点可疑的地方。”

03

最惊险时刻

劈面被指“共产党就在身边”

/wp-content/uploads/2020/11/im2Eze.jpeg插图(3)

沈安娜在蒋介石主持的会场上速记(主席台右2)

沈安娜在国民党中央党部担任速记员的事情,职位不高但位置异常重要,在集会纪录和废弃文件里经常能获得许多绝密情报。国民党开会谋害对于共产党,集会信息往往第二天凌晨时分已由华明之浓缩、摘要、密藏,经交通员之手,连夜送到了周恩来等人的住处,中共向导人甚至比国民党委员们还要早看到他们的底牌。沈安娜获取的情报在对敌斗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远在延安的毛泽东,曾在沈安娜获取的情报上写下重要批示。

然而,这样的事情就如同在刀刃上行走,时时刻刻都有露出的危险,最惊险的一幕沈安娜每次回忆起来都心有余悸,那是在一次国民党谋划反共的集会上,坐在前排一个名叫张继的反共内行,溘然站起来指着蒋介石,高声说:“提起共产党,我就汗如雨下!说不定共产党就在你身边的,你还不知道!”

“那时母亲就坐在蒋介石身边,心里头自然就吓了一大跳,然则也不敢在脸上露出来,心里砰砰的跳,她想,是我露出了吗?他在说我吗?是指的我吗?”沈安娜悄悄考察周围,并没有人注重她,蒋介石听到这话很生气,竟然要拂袖而去,集会不欢而散。

张继以为下不来台了,说着致歉的话,站起来的时刻跌跌撞撞。“我母亲离他很近,这个时刻不能够把愤恨国民党的心理表现出来,还要做一个乖乖的遵守国民党的小速记员,她于是就站起来扶了他一把。这时刻,我母亲这才逐步的平静下来。”

/wp-content/uploads/2020/11/IZZFZz.jpeg插图(4)

徐仲航

沈安娜为何这样心惊胆战?由于那时她正遭遇隐藏生涯中最大的一次危急,上线徐仲航被捕了。她和丈夫迅速清理了家里所有的速记资料、提高书籍甚至可能引起贫苦的小我私家信件。尽管如此,沈安娜照样没能完全躲过国民党的嫌疑。从未私下往来的同事会突然到她家里“看孩子”,有一天,一个新来不久的同事还特意走到沈安娜办公桌前高声喊“徐仲航被枪毙了!”

/wp-content/uploads/2020/11/YBjUre.jpeg插图(5)

1948年,华明之与沈安娜,南京国民党中央党部

他们这次会露出吗?深夜,沈安娜和华明之作了一个决议。华克放说:“这一天晚上我妈妈和我爸爸一夜没有睡着,他们俩牢牢的拉着手,我爸爸说,我永远在你的背后,你放心好了。我妈妈说,我在中央党部有事的话,一定就是我来对于,万一我被抓进去了的话,你要照顾好两个孩子。我爸爸就说,你放心,你要是进去的话,我也会随着你一块进去的,我们永远在一起。”第二天,两人平静地各自去上班了。

04

按下“静默键”

生掷中最艰难的三年

/wp-content/uploads/2020/11/ANbAbe.jpeg插图(6)

由于上线被捕,沈安娜和华明之和党组织彻底失去了联系,他们履历了许多难以忍受的追问和讹诈,国民党始终没有抓到任何把柄,最后不了了之。党组织按下了“静默键”,他们只能隐藏起来,守候时机。晚年的沈安娜曾经回忆这段日子,她说,1942年秋至1945年10月,“这三年是我和老华一生中最痛苦、最难受的岁月。”

这时刻,华克放两岁多,弟弟华庆新不到1岁,他们和怙恃一起吃了许多苦。“他们干革命不只需要伪装,还拖儿带女,日子是异常难的。”华克放对重庆那段童年生涯印象很深。

那时姐弟俩都得了百日咳,天天咳个一直,险些喘不上气,爸爸为了给孩子补身体,用家里不多的钱咬牙买了两个鸡蛋。“爸爸拿着鸡蛋,准备到炉子上做,正好一个老鼠跑出来,他拿脚去踩老鼠,效果不小心把鸡蛋掉在地上了,把他气坏了。”厥后,爸爸又买了廉价的猪肺,煮汤给孩子喝,猪肺汤的味道并不好,“我们俩你一勺我一勺喝得满头大汗,感受就像救命汤一样,怙恃看着我们眼泪就流下来。”

/wp-content/uploads/2020/11/uuQj2y.jpeg插图(7)

1949年全家照,南京

沈安娜的情形更糟,她得了肺结核,然则为了能继续事情获取情报,只能千方百计遮盖病情。华克放说:“我妈妈说,在纪录的时刻不能咳嗽,他们这些王侯将相若是知道我得了肺痨就要把我撵出去,我就失业了,失去了为党事情的可能了。”着实忍不住的时刻,她就捂着嘴到茅厕里头去咳一会儿,咳的手绢上都是血,平息下来一点再回到速记的位子上,继续事情。

物质上的艰辛对于沈安娜和华明之并不是最难受的,他们最痛苦的是大量的情报无法通报出去。反反复复地获取情报、密藏起来、守候时机,情报失去时效后又无奈地销毁,眼睁睁地看着数不清的情报在自己手中化为灰烬……

/wp-content/uploads/2020/11/zUbEVj.jpeg插图(8)

吴克坚

华克放说:“我母亲也曾经异常感动,要想到红岩去讨论。我父亲说不行,这个时刻绝对不能感动,只能安静下来,默默的守候,守候党组织再来找我们。”1945年10月的一个晚上,久违的敲门记号响起,他们终于等到了党组织的召唤,门外站着曾经的老向导吴克坚,沈安娜哽咽着喊了一声“老吴啊”,就再也说不出话来。

05

深藏功名

却在弥留之际说“我露出了”

191949年阴历新年事后,沈安娜和华明之收到了吴克坚的指示:在适当的时刻由南京撤至上海,党组织需要留下一批老党员老同志守护新中国,建设新中国,以是不必追随国民党机关南行。这一对在国民党权力焦点隐藏了14年的地下情报伉俪,终于可以回到灼烁之中。

/wp-content/uploads/2020/11/bmAJve.jpeg插图(9)

1950年全家戎衣照

1951年,抗美援朝战争打响,华克放的哥哥,年仅15岁的华庆来遮盖岁数报名参军。“爸爸妈妈知道后,激励支持他,临行前还说了一句很重的话,他们说,庆来,你要是开小差,我们就不认你这个儿子!哥哥不知道开小差是什么意思,直到参军后听老同志说才明了,他切记怙恃的话,在朝鲜英勇作战。”华克放说。

时光荏苒,换上戎衣的沈安娜和华明之,就像翻书一样,把已往十多年的惊心动魄轻轻翻了已往。长达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他们的故事,就像从未发生过一样,被尘封在历史档案中。就连他们的女儿华克放,也只晓得怙恃早年参加过革命,详细做了些什么却一无所知。“若是不是厥后帮怙恃整理回忆录,我很难把我的怙恃与传奇的谍报人员联系起来。”华克放说。

/wp-content/uploads/2020/11/qMZfIr.jpeg插图(10)

1999年沈安娜和华明之在天安门广场

14年的隐藏生涯到底在沈安娜的生掷中留下了怎样的印记呢?华克放向我提到这样一件事,“我母亲95岁时病危住院,已经处于时不时的半昏厥状态,有时她就喊:‘我露出了,从后门走。’隐藏敌营14年实在给她一生留下的印记是很深刻的,那时时刻有露出的危险,对弥留之际的人来说,一生最重要最铭肌镂骨的一些事情又会回放。”

现在,斯人已逝,沈安娜的传奇撒播于世,她被称为“按住蒋介石脉搏的人”,她生前对这种说法并不认可,她说:“我们只是践行了对党的答应。”

泉源:京范儿微信民众号

流程编辑:u006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团体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

溥仪出狱以后去登记户口,户籍警问他住哪,溥仪说:紫禁城

在中国共产党带领人民建立新中国之前,我们的国家延续了两千多年的封建帝制,作为末代皇帝的溥仪,因为其身份的特殊,在他身上也确实存在很多故事。 溥仪 电影《末代皇帝》中,有这样一个镜头颇为心酸:成年以后的溥仪回到故宫,曾经的家需要掏钱门票才能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