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大召开后,中央局书记被捕!那年11月,一封隐秘《通告》公布了……

町店战斗:芦苇河畔伏击战

“82年前的夏天,就是在下面这个河谷,八路军在游击队的配合下,经过两天的浴血奋战,毙伤日寇1000多人,击毁汽车30多辆,缴获的武器装备不计其数,取得了町店伏击战大胜利……”草木葱茏的青龙山巅,巍峨耸立的纪念碑下,阳城县町店战斗纪念园讲解员凌艳丽语

/wp-content/uploads/2020/11/fMveuy.jpeg插图

1921年7月

中共一大集会在上海召开

大会通过中国共产党的

第一个纲要和决议

选举产生中央局

陈独秀为中央局书记

/wp-content/uploads/2020/11/nMRR7f.jpeg插图(1)
/wp-content/uploads/2020/11/Vr6ZNb.jpeg插图(2)

就在一大集会召开三个月后

10月14日

中共中央局书记陈独秀被捕

那时中央局尚未正常运转……

陈独秀是若何脱困的?

中央局厥后是若何运转起来的?

今天就和小红(ID:hszs1921)

一起去领会一下

↓↓↓

警方保留的“案底”(又称“前科”),是一种犯罪纪录。上海市档案局的“法租界公董局”原始档案里,至今还保存着一张特殊的 “Criminal Record”(犯罪纪录卡)——中国共产党早期向导人陈独秀的刑事纪录卡。

这是一张看似通俗的16开巨细纸质硬卡,经由岁月的洗礼,它的边缘破损,纸色泛黄。

/wp-content/uploads/2020/11/vIzuqm.jpeg插图(3)

上海市档案馆馆藏陈独秀刑事纪录卡

卡片的正面上半部门为表格,填写着姓名、岁数、身高、职业、籍贯等内容,卡片的右上方贴有陈独秀在狱中所拍的照片,编号为B9523。下半部门纪录被捕缘故原由及处置效果。后头为陈独秀左、右手指的指纹印。

/wp-content/uploads/2020/11/Efi6j2.jpeg插图(4)

陈独秀在法租界被捕时留下的照片

照片中的陈独秀面颊消瘦,双眼却炯炯有神,微微紧闭的双唇显得尤为坚贞。在“姓名”一栏中,有几个中文汉字“王旦甫即 陈独秀”,而在“住址”和“时间”两栏中,则赫然可以看到“route vallon” (环龙路)和“4-10-21”。

陈独秀、上海法租界环龙路、1921年10月4日,这张卡片上纪录的这些特殊历史信息,把人们带回到了另一个时空。

/wp-content/uploads/2020/11/zQBvY3.jpeg插图(5)

中国共产党上海提议组建立及流动的地址——《新青年》编辑部暨陈独秀家(原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今南昌路100弄2号)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之后不久,被选为中央局书记的陈独秀,于1921年9月从广州回到了上海老渔阳里2号。

未想一月有余,竟和同伴们被“请”进了法租界的班房。名动天下的陈仲甫被捕的新闻,马上搅起舆论波涛,其友人纷纷施以援手,掀起营救浪潮。

/wp-content/uploads/2020/11/3MnUJb.jpeg插图(6)

陈独秀1921年被捕后由法租界巡捕房开具的纪录

不速之客“惠临”老渔阳里2号

1921年10月4日,一个通俗秋天下昼,周佛海、杨明斋、包惠僧、柯庆施来到法租界老渔阳里2号——陈独秀在沪的宅邸。此时陈独秀正在楼上昼寝,在其夫人高君曼的要求下,包惠僧等人就先陪着高君曼玩起牌来。

刚打了两圈,只听得有人在拍前门,这倒是让在座的几个人以为惊奇,由于那时上海人串门习惯是收支后门的。包惠僧前往开门,一看是两三个“混混”,还不由分说地闯了进来,吵着要见陈独秀。这倒让包惠僧起了疑心,他和高君曼一致回答道陈独秀不在家。

于是,那几个“混混”又生一计,以捏词要买《新青年》赖着不走,包惠僧想以此处不卖《新青年》将他们打发了,谁知这几个不速之客倒是得寸进尺,指着堆在地上《新青年》最先耍泼。经这么一闹腾,原本睡着的陈独秀此时也下楼想来看个事实。

/wp-content/uploads/2020/11/UfuUZj.jpeg插图(7)

陈独秀见此情景自然明了来者不善,于是便想从后门脱身,未想后门竟有那几个“混混”的同党扼守,不得不回到前庭。

而包惠僧等人虽然在言谈之间,没有透露陈独秀正在此处,但流露出的重要神情,恰是坐实了来者对陈独秀正身在此处的猜度。

不一会儿,就来了两部汽车将他们五人(陈独秀、杨明斋、包惠僧、柯庆施、高君曼)捕去,周佛海由于“跑路”较早而“逃过一劫”。

/wp-content/uploads/2020/11/v2aaM3.jpeg插图(8)

褚辅成

到巡捕房时已经下昼已经四点多钟,陈独秀在捕房挂号时报了个假名“王坦甫”,其余人也划分报了假名。

谁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功夫,褚辅成、邵力子也被逮了进来。原来是他们俩厥后去陈家造访的时刻,被蹲点的暗探当做陈独秀的同党逮了个正着。

一到巡捕房,褚辅成见了陈独秀便拉着他的手说道:“仲甫,怎么回事,一到你家就把我搞到这儿来了!”这下可好,褚辅成一时口快,令陈独秀的身份就此露出无疑,于是一行人被“请”进了牢房。

陈独秀等人被捕实在事出有因

陈独秀此次被捕自然不是法租界巡捕房即兴为之,而是对其已经密查许久,掌握了不少关于陈独秀革命流动的情报。

1921年9月,陈独秀回沪之后,由于广州反陈派大肆宣传、造谣,进一步引起了上海政府的“格外通知”。申城密探也跟踪起陈独秀来,见其与马林相会之后,密探最先罗致汇报情报,有些甚至是毫无凭据的胡诌。

好比臆测陈独秀在广州主张“万恶孝为首,百善淫为先”,故而被驱逐出境。又称他来到上海之后,与流传“过激主义”之党徒联系,还自称为中国过激党首领,不只接受外人巨款,并派党徒煽惑一样平常劳动界及至武士等贪图。因此,陈独秀被巡捕房“请去”,自然也是时间早晚的问题了。

陈独秀被捕之后即嘱咐包惠僧等人,不可说出共产党的真相,一切都推在他身上,以争取其一人在狱,其余人先行获释。因在被捕前,陈独秀曾接到马林一封长信谈及中共事情,他忧郁此信落在巡捕手中,可能要判他七、八年徒刑,因此陈独秀做好坐牢的最坏计划,而且激励包惠僧等人出去后继续为革命而起劲。

/wp-content/uploads/2020/11/uAfmY3.jpeg插图(9)

亨德利库斯·约瑟夫斯·弗朗西乌斯·玛丽·斯内夫利特,笔名马林,荷兰共产主义者,印尼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

到了第二天审问时,法庭贪图追查共产党的关系,以为其余人是陈独秀的党徒。陈独秀据理力争,说“他们是我的客人,高是家庭妇女,客人陪我太太打牌,有事由其卖力,与客人无关”。

高君曼很快就被释放了。但陈独秀被捕一事,一经舆论媒体流传,马上闹得满城风雨。得知陈独秀被捕之后,马林马上投入营救的行列,并起了关键作用。

马林施以援手

陈独秀免受牢狱之灾

实在在此之前,陈独秀与马林就那时党的生长与接受外部指导、援助等方面,歧见丛生,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境界。

不外,在陈独秀受难之后,马林并没有作壁上观。因案子发生在法租界,他立刻行使西方法制,花许多钱聘亲著名状师巴和出庭辩护,又找铺保保释,并买通会审公所的各个枢纽。

10月5日,法租界会审公堂指控“陈独秀编辑过激书籍,有过激行为,被侦处查实,已搜出此类书籍甚多,因此有害租界治安”。10月6日,上海《申报》刊登了陈独秀被捕的新闻,上海、北京等地各大报刊作了报道,立刻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胡适得知新闻后,请蔡元培与法国使馆联系想法营救陈独秀。中国共产党内部,张太雷和李达商议后,请孙中山出头。

孙中山一面致电法国驻沪领事,请他们释放陈独秀,一面亲自通知广东省银行电嘱由他担任总董事长的上海中华银行代解银元1000元,以供保释陈独秀之用,并让褚辅成、张继等出头保释。

经由各方营救,10月6日陈独秀获准释放候审。

10月19日,法租界会审公堂再审陈独秀。陈独秀被指控有罪行二则:“一、违反公堂今年二月间禁售《新青年》的堂判。二、违犯新刑律二百二十一条之罪。”

巴和状师代辩称:“《新青年》自奉谕禁以后,即移至广州出书,并未在法租界出售。……至《劳动界》亦系以前出书,自奉公堂谕禁,即已住手。《共产党》乃以前两房客留下,现已迁去,非陈所有。”刑律二百二十一条,亦必“果然煽惑他人”方能组成罪名,“今捕房不能指出陈有煽惑他人犯罪之证据,故所控二端皆不能建立”。随后,堂上询问陈独秀是否真如报纸所载,其在广州曾倡言“仇父公妻”?陈独秀义正辞严,指出此系“绝对造谣”。

7天后,10月26日,法国副领事宣判:“搜获书籍虽多,尚无猛烈言论。惟查出《新青年》有违上次堂谕,判罚洋一百元了案。”当天,陈独秀获释。因此,马林的起劲总算没有白费,陈独秀得以免受牢狱之灾从而继续革命事业。

在这次营救中,马林出了鼎力。陈独秀本是一个重情绪、更重现实的人,从开展党的事情的现实出发,他与马林达成了息争。二人“协调地会谈了两次,一切问题都获得适当解决”。

今后,中国共产党凭据现实情况,接受了共产国际的向导和经济援助,这在很大程度上形塑、影响了中国共产党未来的革命之路。

/wp-content/uploads/2020/11/q6bMvq.jpeg插图(10)

中国共产党建立后,1921年11月,中共中央局书记陈独秀签发了要求各地建团的通告

陈独秀出狱后,于1921年11月,以中共中央局书记的名义揭晓了《中国共产的中央局通告》,对党的组织、宣传事情作了部署,标志着中国共产党中央局最先正常运转。

《通告》要求上海、北京、广州、武汉、长沙五区,在1922年7月以前,党员都要到达30人,尽早建立区执行委员会,以便1922年7月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时正式建立中央执行委员会。同时划定:全国青年团员要跨越2000人;各区至少要有直接治理的工会1个以上;中央宣传部门要出书有关共产主义的书籍20种以上。

泉源:红色之声(ID:hszs1921)综合上海档案信息网、中国青年网、人民网等

部门文字作者:衣慎思

编辑:ivy、小能手

审稿:钱程灿

九一八事变89周年 来听听他们的战位宣言

89年前 1931年9月18日 九一八事变爆发 中国人民从此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 89年后的现在 国泰民安 在这个必须铭记的日子里 跟随镜头 见证他们的实际行动 聆听他们的战位宣言 国防科技大学 ↑国防科技大学以战备拉动的形式铭记历史 勿忘九一八,吾辈当自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