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在上甘岭,他一人歼敌283人……

安徽99岁老英雄深藏功名70余年:不忘初心传信仰

安徽99岁的老党员张忠杰,虽然很早投身革命,党龄70余年,但从未主动对外说起过他的故事,刻意尘封战功。直至有关部门在收集抗日战争亲历者的所见所闻时,英雄事迹才得以重现。张忠杰说:“和牺牲的战友比,我做的都是平常事,差得很远,没啥好说的。” 再过

/wp-content/uploads/2020/11/UZNJJj.gif插图

口述 | 陈刚(胡修道次子)

整理 | 叶正会

我的父亲是中国人民志愿军老战士——胡修道。在伟大的抗美援朝战争中,父亲和战友受命坚守上甘岭597.9高地,与敌军恶战数日,单兵歼敌283人,阵地未失,成为举世闻名的传奇人物。

/wp-content/uploads/2020/11/AFzAru.jpeg插图(1)

胡修道。

我父亲1931年9月出生在四川金堂县一个贫困农民家庭。听父亲讲,少年时他经常受财主家少爷的欺凌,吃不饱穿不暖。15岁时美国人在金堂县修飞机场,抓他去做劳工,因岁数小手脚慢,经常受到美国监工的殴打。新中国建立后,穷苦人民翻身得解放,他领着全村的武装队,斗地主、反恶霸。

朝鲜战争发作的第二年,父亲没和家人商议,就报名参加了志愿军。奶奶知道后很惊奇,但奶奶也没说什么。她最明了自己的儿子,什么事一经拿定主意,十头牛也别想拉得动他。临走前,奶奶一边掉眼泪一边嘱咐:“到了朝鲜,要好好的,多写信来,多杀敌立功,别给妈难看……”奶奶说一句,父亲点一下头,都记在心里。就这样,父亲辞别了我的奶奶,辞别了送行的乡亲,来到了朝鲜战场。

/wp-content/uploads/2020/11/bumMvi.jpeg插图(2)

胡修道。

1952年11月5日,父亲随所在的志愿军第十二军三十一师九十一团五连接防上甘岭。

5日破晓,敌人步兵在百多架飞机、300多门火炮和30多辆坦克的配合下,向597.9高地发动了一波又一波攻击。志愿军在597.9高地周围的巨细山头构筑了12个阵地,其中主峰上最靠前的九号、左边的三号和右边的十号阵地,是敌人攻得最凶猛的阵地,父亲和他的班长李锋、新战士腾土生就卖力坚守三号阵地。

阵地上的工事早就被敌人的炮火摧毁了,山头被打得光秃秃的,全是虚土,仅存有一块被削去泰半的石头根子,还剩半人多高,对付着能藏3小我私家。这就成了他们唯一的掩体。

/wp-content/uploads/2020/11/7Rj6Bz.jpeg插图(3)

胡修道。

敌人阵阵炮火炬高地轰炸了一遍又一遍,他只感应身下的阵地在炮声中战栗。父亲曾经说过,那时敌军的炮火将上甘岭高地全打红了,没有一个角落不挨炮弹,他都没想到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

硝烟散去之后,密密麻麻犹如蚁群的敌人越来越近。父亲攥紧了手里的爆破筒,向班长喊道:“敌人上来了!”班长说:“打!”父亲猫着身子,爆破筒、手榴弹、手雷,摸到啥就一个劲儿地往下面猛扔,经由猛烈的战斗,他们打退了敌人十余次团体冲锋。

战斗正酣之时,连里来下令要李班长去九号阵地支援坚守,阵地上只剩下我的父亲和滕土生两个新兵了。

/wp-content/uploads/2020/11/NfM3ma.jpeg插图(4)

胡修道(中心站立者)和战士们探讨手榴弹的使用技巧。

但这时,敌人的进攻溘然停了,阵地前一时空旷起来。父亲一看,有点愣了,敌人到哪去了?再一看旁边,成群的敌人正向十号阵地拥去。美军越来越靠近十号阵地了,但十号阵地却没什么消息,原来守在那里的只剩下一名负伤的战士躺在猫耳洞里,已经失去战斗力。援兵一时上不来,这时连长在指挥所朝父亲高喊:“快去支援十号阵地!”

倘若十号阵地一丢,敌人居高临下,597.9高地主峰就守不住了。敌人麋集的炮火炬父亲和另一个战友压制在距离十号阵地不到10米的山梁上。父亲侧身回望,不远处的零号阵地,就是几天前英雄黄继光堵枪眼的地方,一种为英雄复仇的怒火瞬间燃遍了他的全身。趁着敌人射击的清闲,他俩迅速跃进,刚到十号阵地,就看到下方10米处就是蜂拥的敌群。霎时间,父亲和战友手里的冲锋枪急速扫射起来,敌人被打退了。

/wp-content/uploads/2020/11/qM3eia.jpeg插图(5)

胡修道在作讲述。

排长郭三旦从九号阵地已往支援他们,可一发炮弹落在他的身边爆炸,排长受了重伤。厥后,郭排长就牺牲在我父亲的怀里。而一起并肩战斗的战友腾士生也身负重伤被送下阵地。最后,阵地上只留下我父亲一小我私家在坚守。

连里又下令父亲回三号阵地,父亲端着爆破筒弓着腰一起飞驰,又回到了那块大石头下。

敌人又一次向这三个阵地同时拥来。父亲不停变换着位置,一个劲地扔着手榴弹。右臂抡肿了,就用左手。一会儿功夫,白白的拉火绳就落了一地。

战斗正猛烈时,十号阵地又没有消息了。父亲急了,喊连长:“十号怎么又不打啦,再不打就没了!”

连长探出身子,下令道:“十号阵地没人了,你去守住!”

父亲刚到十号,敌人的20多辆坦克就开到了山脚下,麋集的炮火炬阵地上烧成了一片火海。

据我的父亲讲,战后,有人在上甘岭上捧起一把焦土,摊在手心数了数,竟有33个弹片。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珍藏的一面战旗上,竞有381个焦煳的弹洞;一截焦黑的树干上,密密麻麻地插着100多个弹头弹片。

日头西斜,阵地上泛起了短暂的平静。这泰半天里,父亲一小我私家在三号和十号阵地上来来回回地打,不知打退了敌人多少次进攻。

黄昏时,敌人又最先进攻了。麋集的打击步兵像一张大网撒开,黑压压一片叫嚷着向上拥来。父亲像灵猴一样,出没在阵地之间,连续不停地扔着手榴弹和手雷。厥后,美国通讯社一个叫肯德拉的记者写下了那时的情形,他写道:“团结国军冲上山顶,但见一个中国士兵起来挥舞着手臂向团结国军投掷手榴弹,他险些独个儿击破了这次进攻。”

/wp-content/uploads/2020/11/UJFzAj.jpeg插图(6)

胡修道讲述战斗故事。

阵地上弹药已经不多了,父亲最先网络弹药。他给自己留了一根爆破简,万不得已的时刻,他准备像兄弟连队的朱有光、王万成那样,与敌人同归于尽。

由于父亲的顽强坚守,597.9高地终于等来了援军。就是这样,我的父亲缔造了一个战争事业,1人打退了敌军41次进攻,歼敌283人。这也许是战场上一个空前绝后的单兵歼敌纪录。

1953年1月1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决议给我父亲记特等功,同时授予“一级英雄”称呼;1953年6月25日,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授予彭德怀以及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杨根思、胡修道、伍先华、杨春增、许家朋、李家发、杨连第、杨育才等12人为“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呼,同时授予他们金星奖章、一级国旗勋章。

/wp-content/uploads/2020/11/fumqYn.jpeg插图(7)

胡修道为学生讲战斗故事。

向“一级战斗英雄”胡修道致敬

/wp-content/uploads/2020/11/I7faAn.jpeg插图(8)

东部战区权威公布

投稿邮箱:dbzqxcj@163.com

监制 | 张春晖

编审 | 徐承华、谷任红

主编 | 陆雄飞

特约编辑 | 靳奎

刊期:0844 期

敌人抱来幼子探监,逼他暴露身份

在雨花台烈士纪念馆展厅内,有一张温馨的三口之家合影。一对相貌俊秀的年轻夫妇,抱着一个活泼可爱的小男孩。这是南京党组织早期领导人——雨花英烈李耘生,和他的妻儿。 李耘生1905年出生于山东广饶的一个农家。1924年2月,他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冬,李耘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