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毛泽东一生之中最难的决议之一,志愿军入朝决断委曲

2200年前是如何精确测定地球周长的

埃氏测量原理图 黄雁翔绘 ■黄雁翔 我们启动微信时,会看到NASA公开的首张完整地球照片。“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从这个视角看,人类是如此孤独和渺小。我们不禁想问,地球到底有多大? 三个已知条件 谈到地球大小,不得不提到“地理学之父”埃拉托

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雄赳赳,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一场正义与非正义、侵略与反侵略的战争,即将在血与火的抗美援朝战场上拉开帷幕!

此时的新中国,刚满周岁。中华民族历经了百余年屈辱动荡,浴火重生的新中国正是一穷二白、百废待兴。刚从战火中获得新生的人民共和国再次面临血与火的磨练,同天下头号强国决一雌雄,下这个刻意需要何等的气势和胆略。中国要不要发兵抗美援朝?是毛泽东一生中最为艰难的决议之一。

“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发作。6月27日,朝鲜战争发作第三天,美国就派出水师和空军入侵朝鲜领海、领空,进攻朝鲜人民军。同时,美国水师第七舰队在总统杜鲁门的下令下,悍然开入台湾海峡,“阻止对台湾的任何攻击”,果真过问中国内政。

此时,还不满一周岁的新中国百废待兴,丝毫不希望发生战争。然而,美国的反映完全没有留给中国置身事外的选项。中国和朝鲜唇齿相依,“唇亡则齿寒”。28日,毛泽东明确指出:“杜鲁门在今年1月5日还声明说美国不过问台湾,现在他自己证明了那是假的,而且同时撕毁了美国关于不过问中国内政的一切国际协议。”

中国政府迅速而强烈的反映没能阻止美国继续扩大朝鲜战争。7月7日,团结国安理会在苏联代表缺席的情形下,通过建立所谓的“团结国军司令部”,第二天任命麦克阿瑟为“团结国军”总司令。

/wp-content/uploads/2020/11/zaIF3q.jpeg插图

1950年10月初,美国侵略军悍然越过三八线,并把战火烧到中国疆域。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雄赳赳跨过鸭绿江,和朝鲜人民配合抗击侵略者。新华社发

邻国的内战,演变成了帝国主义的侵略战争。中国政府不得不未雨绸缪。险些与“团结国军司令部”建立同时,毛泽东赞成调四个军、三个炮兵师和四个高射炮团等军队组成东北边防军,于8月5日前到达东北指定区域。

此时,中央已经预料到,朝鲜战争可能是一场持久庞大的斗争。果真,进入8月,朝鲜人民军逐渐同美军和南朝鲜军打成了胶着状态。8月4日,毛泽东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会上一针见血地指出:“如美帝获胜,就会自满,就会威胁我国。对朝鲜不能不帮,必须辅助,用志愿军的形式,时机固然还要适当选择,我们不能不有所准备。”

毛泽东甚至做好了应对最坏可能性的准备。8月5日,他在接见东北边防军负责人邓华时说:“杜鲁门在朝鲜看样子不会收手……你们集结东北后的义务是守护东北边防,但要准备同美国人接触,要准备打亘古未有的大仗,还要准备他打原子弹。他打原子弹,我们打手榴弹,捉住他的弱点,随着他,最后打败他。”

毛泽东说:“我们的愿望是不要接触,但你一定要打,就只好让你打。”

没有发出的电报

9月15日,美军从朝鲜仁川大肆上岸,28日,占领汉城。9月29日夜,毛泽东收到周恩来的讲述:“美帝国主义已在公然示意将进军三八线以北……”与此同时,从8月尾最先,我国东北、上海、山东等地沿海渔民不停发现有美机或美舰侵袭。

事态的生长让中国人民忍无可忍。9月30日,周恩来总理向美国发出严正忠告:“中国人民热爱和平,然则为了守护和平,从不也永不畏惧反抗侵略战争。中国人民绝不能容忍外国的侵略,也不能听任帝国主义者对自己的邻人肆行侵略而置之度外。”10月3日破晓,周恩来又紧要约见印度驻华大使,请他转告美国:“美国军队正贪图越过三八线,扩大战争。美国军队果真云云做的话,我们不能坐视掉臂,我们要管。”

美军不越过三八线,是中国的底线。然而,新闻传到华盛顿,高慢的美国人只将其视为中国“外交上下的一盘棋”。杜鲁门在回忆录中写道,美国以为中国发兵参战的“可能性很小”,“不足为患”。朝鲜战场上的美军也没有住手北进。就在新中国建立一周年那天,南朝鲜军越过了三八线,麦克阿瑟向朝鲜发出“最后通牒”,要朝鲜人民军无条件“放下武器住手战斗”。当天,斯大林来电建议中国派出至少五六个师推进至三八线。不久,来自金日成的绝密信函也被送到了毛泽东眼前:“我们不得不请求您给予我们以稀奇的援助,即在敌人进攻三八线以北区域的情形下,急盼中国人民解放军直接出动援助我军作战。”

只管对发兵早有准备,但真正拍板仍然是一个艰难的决议。胡乔木就说过:“我在毛主席身边事情20多年,记得有两件事是他很难下刻意的。一件是1950年派志愿军入朝作战,再一件就是1946年我们党准备同国民党彻底决裂。”毛泽东很清晰,中美两国的实力差距过于悬殊。1950年,美国工农业总产值为2800亿美元,而中国工农业总产值只有100亿美元。美军拥有经验丰富的空军,而解放军的第一支空军队伍才刚刚建立。美国拥有原子弹和最先进的武器装备,一个军仅70毫米以上口径的火炮就有1000多门,而人民解放军平均一个军才有这样的火炮36门,东北边防军一个军最多也只有190门。

/wp-content/uploads/2020/11/uAJnue.jpeg插图(1)

1950年6月28日,毛泽东揭晓讲话,训斥美国过问朝鲜内政、阻挠中国人民解放台湾的侵略行径。

云云条件下,发兵援朝是否有利?会不会导致美国直接向中国宣战?这些问题都需要慎重考虑,但毛泽东照样决议发兵了。10月2日破晓,笃信我军“钢少气多”的毛泽东致电邓华,令边防军提前竣事准备事情,随时待命出动。同时亲笔起草了一封给斯大林的电报,示意我们决议“援助朝鲜同志”。

没想到,10月2日下昼,中央书记处扩大集会讨论时,与会多数人不赞成发兵。最终,毛泽东只能遵守多数人意见,没有发出这封电报,而是将多数人的意见通过苏联驻华大使罗申转告给斯大林:经由慎重考虑,我们以为“现在最好照样制止一下,暂不发兵”。

彭德怀的支持

毛泽东并没有放弃发兵援朝。实际上,就在发给斯大林的电报末尾,他还特意强调“关于这个问题还没有做出最后决议”。

10月4日,中央政治局在中南海颐年堂再次讨论发兵问题。其时,不赞成发兵或对发兵存在种种疑虑的人仍占多数,理由主要是:中国刚刚竣事战争,经济十分难题,亟待恢复;新解放区的土地改革还没有举行,土匪、特务还没有肃清;我军的武器装备远远落后于美军,更没有制空权和制海权,等等。总之他们的意见是不到万不得已,最好不打这一仗。

集会举行到一半,彭德怀栉风沐雨地赶到了会场。作为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他原本正在西安,4日中午才突然被飞机接到北京,事先连集会内容都不知道,因此只是听人人谈话。据《彭德怀自述》中的回忆,毛主席让人人着重摆摆发兵的晦气情形后,讲了这样一段话:“你们说的都有理由,然则别人处于国家危急时刻,我们站在旁边看,岂论怎么说,心里也忧伤。”

究竟是作壁上观,照样发兵援助?当天晚上,彭德怀住在北京饭馆思来想去,彻夜难眠。他把主席在会上的话频频念了几十遍,终于决议站在支持发兵的一边。厥后,他在自述中生动地记述了那时的想法:“老虎是要吃人的,什么时候吃,决议于它的肠胃,向它让步是不行的。它既要来侵略,我就要反侵略。差别美帝国主义见过崎岖,我们要建设社会主义是难题的。”

第二天上午,毛泽东和彭德怀先单独交换意见。彭德怀的军事秘书杨凤安这样回忆:“两个人边吃边谈,毛主席谈到朝鲜问题以后,彭老总只说了一句话‘打’。毛主席一听突然泛起一个打字,他心里就有底了。”

下昼,照样在颐年堂,与会者照样有两种意见。差别的是,彭德怀态度坚决,掷地有声:“发兵援朝是需要的,打烂了,即是解放战争晚胜利几年。如美军摆在鸭绿江岸和台湾,它要发动侵略战争,随时都可以找到捏词。”最终,经由充实讨论,集会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战略决议,并决议由彭德怀率志愿军入朝作战。

一个艰难而民主的决议终于尘埃落定,没想到,苏联方面又起了荆棘。

“应当参战,必须参战”

10月8日,毛泽东发出《给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下令》,据此,彭德怀与高岗立刻飞往沈阳,转达中央发兵援朝的决议。可是,就在雄师一切准备就绪时,彭德怀、高岗突然收到急电,毛泽东不仅要求按兵不动,还要求他们紧要返京。

原来,被寄予厚望的苏联空军援助落空了。几天前,周恩来代表中央隐秘飞往苏联,商谈军事物资支援——稀奇是苏联提供空军掩护志愿军的问题。作为外交谈判的一种计谋,周恩来带去了两种意见,若苏联有派空军支援的意向就谈发兵;若苏联不愿派空军支援就谈不发兵。效果双方谈得并不顺遂,10月11日,周恩来和斯大林联名致电毛泽东:苏联完全可以知足中国提出的飞机、坦克、大炮等项装备,然则苏联空军尚未准备好,在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后才气出动空军。

没有苏联空军的支援,志愿军就会暴露在美国壮大的空中火力之下。10月13日,政治局再次召开紧要集会。此时,美军已经越过三八线,向鸭绿江、图们江大肆推进,把熊熊战火烧到了中国的家门口。彭德怀回首这段历史时说:“美军一过三八线,我就知道不打不行了。”果真,会上人人一致以为,纵然苏联不出空军支援,我们仍应发兵援朝稳定。当晚,毛泽东把集会决议电告周恩来:“我们以为应当参战,必须参战。参战利益极大,不参战损害极大。”

大局已定,但空军支援的荆棘照样让毛泽东有些担忧,他让周恩来在莫斯科再停留几天,与斯大林确认两个问题:一是苏联提供武器装备,是用租借设施,照样用钱买;第二,苏联能否真正做到在两个月或两个半月之内提供空军支援。果不其然,斯大林再次变卦:苏联将只派空军到中国境内驻防,两个月或两个半月后也不准备进入朝鲜境内作战。

这一决议对中国而言无异雪上加霜。然则,已经烧到鸭绿江边的战火不允许毛泽东和中央再摇动。18日,美军占领平壤。同一天,志愿军入朝时间最后敲定下来。1950年10月19日晚上,早已摆在东北边防区域的中国人民志愿军26万人,雄赳赳、雄赳赳,跨过了鸭绿江。

(原题目:抗美援朝:毛泽东一生中最为艰难的决议之一)

泉源:北京日报

流程编辑:u015

版权声明:文本版权归京报团体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改编。

邱少云、黄继光的英雄事迹,​最早由这份报纸报道

【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文物背后的故事】 今天,是第21个中国记者节 我们向广大新闻工作者致以节日的问候 你知道我军在国外出版的第一份战地报纸是什么吗? 你知道邱少云、黄继光的英雄事迹 是从哪里报道出来的吗? 这些故事 都要从一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