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位开国将军的西藏足迹(下)

抗日女英雄赵一曼 小北门外 慷慨就义

赵一曼烈士诗碑碑文 巾帼抗日第一人, 血沃中华献此身。 白马红枪豪士气, 遗诗绝笔母亲心。 钢筋铁骨穿牢狱, 义胆侠肝化斗辰。 儿女英雄何处觅? 且从尚志到宜宾。 赵一曼烈士殉国地碑刻。 赵一曼,原名李坤泰,1905年10月生于四川省宜宾县一个封建地主家庭

【编者按】新近开馆的西藏自治区昌都市革命历史博物馆里,4幢修旧如旧的小洋楼格外引人注目,它们分别是张国华将军楼、故宅和王其梅将军楼、故宅,白墙红窗灰瓦,绿荫婆娑中显得庄严肃穆。

拾级而上,张国华将军楼二楼展陈室里,一帧帧老照片再现了张爱萍、张国华、张经武等为西藏的和平解放、现代化建设作出巨大贡献的14位开国将军的珍贵瞬间与不朽风范。

/wp-content/uploads/2020/11/ZBBzUz.jpeg插图

图为张国华、谭冠三、李觉、刘振国(右)率部进军拉萨前合影 翻拍:李元梅

刘振国(1916-1996),湖北省孝感市人,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政治部主任,中国共产党西藏事情委员会委员,西藏军区政治部主任。1955年,刘振国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

1950年头,十八军由驻防川南改为进军西藏,在军队义务发生重大调整、军队政治事情面临重大磨练的情况下,刘振国受命出任十八军政治部主任。在军委统一向导下,刘振国组织指战员认真学习毛泽东主席和刘、邓首长的指示,开展诉苦和立功运动,举行我军光荣传统和解放西藏历史意义的政治教育,由上而下买通头脑枢纽,使军队迅速在头脑上完成了由“川南安家”到进军西藏的大转弯。

/wp-content/uploads/2020/11/eAvqQv.jpeg插图(1)

图为李觉与夫人魏霞在进藏途中 翻拍:李元梅

李觉(1914-2010),山东省沂水县人,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第二参谋长,西藏军区参谋长、副司令员兼后勤部部长、副司令员兼参谋长,二机部九局局长、党组成员、副部长、党的焦点小组副组长,核工业部照料。1955年,李觉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1950年,李觉向刘伯承、邓小平自动请缨,要求加入进军西藏,协助指挥了昌都战争,介入了康藏公路、青藏公路的修建。

/wp-content/uploads/2020/11/uiEfqq.jpeg插图(2)

图为1952年,吴忠与夫人田涛合影 翻拍:李元梅

吴忠(1921-1990),四川省苍溪县人,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52师师长,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机械化师师长,广州军区副司令员。1955年,吴忠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

1950年,吴忠受命率十八军北路先遣军队进驻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举行解放昌都的准备事情,后介入组织和实行昌都战争,打开了进军西藏的东大门,为和平解放西藏铺平了门路。

/wp-content/uploads/2020/11/jiYNRb.jpeg插图(3)

图为进藏军队在高原试种的蔬菜获得丰收,张忠(前排左三)与人人喜笑颜开 翻拍:李元梅

张忠(1912-1982),安徽省六安市人,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54师师长,西藏军区筑路军队副司令员,甘肃省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司令员,贵州省军区司令员,四川省军区照料。1955年,张忠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

1950年,解放昌都时代,张忠主要卖力筑路、修机场、运输、支援前方军队的义务。

/wp-content/uploads/2020/11/vyMZVj.jpeg插图(4)

图为1956年,陈明义(中)与空军修建军队政委王建中、空军航行师长韩林等在当雄机场期待陈毅元帅率中央代表团返京 翻拍:李元梅

陈明义(1917-2002),河南省商城县人,曾任进藏后方军队司令部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西藏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司令员,成都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55年,陈明义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在西藏事情时代,陈明义曾任康藏公路修建司令部司令员、当雄机场修建指挥部指挥长、中尼公路事情指挥部党委书记兼指挥长、贡嘎机场修建指挥部主任,向导修建了世界屋脊上第一条公路——康藏公路,开拓了高原通天大道——当雄机场、贡嘎机场,架起了中外友谊桥梁——中尼公路。

/wp-content/uploads/2020/11/by632u.jpeg插图(5)

图为1950年头,金绍山(右)与张忠(中)、顾草萍(左)在重庆领受进藏义务 翻拍:李元梅

金绍山(1916-1957),湖北省大悟县人,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53师师长,西藏军区后方军队第一副司令员,西藏军区副政治委员。1955年,金绍山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三级八一勋章、二级自力自由勋章和一级解放勋章。

1950年,在十八军进军西藏途中,金绍山组织加入川西剿匪战斗、抢修甘孜机场、修建康藏公路。金绍山一直忙于建设西藏、牢固西南边防的义务。1957年,因终年劳累,倒在事情岗位上,举行公祭时,彭德怀亲自为其灵柩执绋。

/wp-content/uploads/2020/11/6nYz2e.jpeg插图(6)

图为慕生忠 翻拍:李元梅

慕生忠(1910-1994),陕西省吴堡县人,曾任西北铁路干线工程局政治部主任,西北军区进藏军队政委,西藏运输总队政委,西藏工委工交部长,兼青藏铁路工程局局长、党委书记,兰州军区后勤部政委,甘肃省交通厅副厅长,甘肃省第四届政协副主席,甘肃省照料委员会常委等职。1955年,慕生忠被授予少将军衔。

1951年8月,慕生忠出任西藏工委常委、组织部部长兼进藏支队政委,率领1663人,经由4个月的艰辛跋涉,最终到达拉萨。1953年,幕生忠率粮草队从格尔木出发,先后两次进藏。1954年,青藏公路通车,今后竣事了西藏不通公路的历史。在青藏公路的通车中,幕生忠将军最功不可没,后人称他为“青藏公路之父”。

【后记】一帧帧老照片承载的只是历史的吉光片羽、草蛇灰线,当它们连缀在一起,历史的脉络愈发清晰,人们不会遗忘,新西藏从哪里来。

喜马拉雅的容颜亘古悠远,雪域高原早已换了人世,近70年来,在中国共产党的向导下,西藏各族人民筚路蓝缕,在世界屋脊上开拓着现代文明的事业,书写着砥砺奋进的壮美史诗。

今年正逢昌都解放70周年,修葺一新的昌都市革命历史博物馆里人流如织,不少观众在老照片前驻足流连,一位位开国将军的西藏故事在人们的心间铭刻眷念。(中国西藏网 记者/李元梅)

压路机开进了上海

1843年上海开埠后,上海逐渐由一个农耕社会的县城向开放性的大城市发展,随着城市面积的扩大和城市人口的增加,城市道路的建设和管理就显得日益重要了。 开埠以前,上海主要的代步工具是轿子,所以对路面没有特殊的要求。而当开埠若干年后,城市交通工具先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