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美援朝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姜子牙到底有多少个称号?

姜子牙到底有多少个称号? 我们所熟知的姜子牙,其历史原型是商末周初的周朝太师、齐国国君吕尚。那么,吕尚为什么又会被叫“姜子牙”?他到底姓什么、名什么呢?其实,吕尚的传世文献中称呼非常多,而每一个称呼却又都有按照一定规则。罗列一下他到底有多少

你的脑海中,可能有这样一幅画面。

鸭绿江面上白雪皑皑,巨龙般的志愿军队伍正徒步通过架设在冰凌上的浅易浮桥,斜阳将战士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队伍的前端已经步入朝鲜,后端还连接着祖国大地。

/wp-content/uploads/2020/11/rEnMZf.jpeg插图

抗美援朝志愿军队伍雄赳赳、雄赳赳跨过鸭绿江。(新华社发)

近70年间,这张照片频仍出现在报纸、杂志、电视上,成为抗美援朝留给众人的深刻印记。

照片上的浮桥就是抗美援朝时代著名的“马市浮桥”,位于丹东振安区九连城镇马市村。

“现在看不到有桥的影子了。”93岁的志愿军老兵王万经手指向江面,“那是由于抗美援朝战争时代,多数浮桥是以数以百计的木制风帆相连,然后在风帆上铺上很厚的木板。志愿军经常夜里过江,浮桥也多是薄暮搭建、越日破晓拆除。”

时值严冬,水位下降,志愿军在封冻的冰面上铺上土石、木板,车辆便得以通行。“除了是战士过江的便道,浮桥照样为前线战士运输军需物资的主要通道。”

镜头一转,来到马市浮桥的下游。木结构打底、和平鸽饰柱、“凯旋门”三个大字书于门梁正中——1958年,在现在悬挂着“中朝友谊桥”青铜匾额的鸭绿江大桥桥头处,曾架起过一座象征胜利的“凯旋门”。

昔时3月16日,首批满载着归国志愿军的列车轰隆隆驶过凯旋门,一时之间,锣鼓喧天、欢呼似浪,沸腾的人群被鲜花与彩旗淹没,江畔桥头尽欢歌——迎接!迎接!迎接我们最可爱的人!

/wp-content/uploads/2020/11/iEFFFr.jpeg插图(1)

1958年10月26日,列车驶过鸭绿江畔的凯旋门,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回到祖国怀抱。(新华社发)

喜相逢、团圆饭、恣意跳、鱼水情、惜握别——时任安东市人民委员会文化科副科长的程源泉纪录,昔时的迎接流动前前后后连续了8个月,每一趟列车到站都要经由这5道迎接程序。

“我们每个人手中都挥舞着自己用红纸做的小旗,志愿军一直向我们挥手。”今年84岁的许衍珍回忆说。

“我回国时已经是夜里两点多了,但火车站仍是灯火通明,迎接的队伍载歌载舞。”第二批撤军回国的志愿军王忠云说,“这种时刻会让人真正感受到,作为一名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无上荣光。”

送君行、迎君归的场景激动人心。定格的照片,纪录流动的历史。抗美援朝的硝烟散去,70年斗转星移,老照片中的景观在变。稳定的,是中国人民保卫和平的初心和坚强意志。

泉源:新华社

勿忘!75年前的今天日本签署投降书

【勿忘!75年前的今天日本签署投降书】1945年9月2日,东京湾密苏里号战列舰上,日本签署投降书。一周后,日本在中国战区的投降仪式于南京举行。为这一刻,中国军民浴血奋战14年,伤亡超3500万。今天,向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英雄儿女们致敬! 声明:转载此文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