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志愿军有几任司令员和政治委员?

胡乾秀:斗美军战严寒,血染长津湖

【伟大胜利英雄赞歌——纪念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 光明日报记者 夏静 张锐 “他到五十八师任参谋长仅仅一个月就牺牲了,却经历和参与指挥了一场最为艰苦和残酷的战斗,在部队中留下深刻的影响。”胡忆朝在《未曾谋面的父亲——纪念胡乾秀烈

从1950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建立至1958年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撤离朝鲜,共有4任志愿军司令员和4任政治委员:彭德怀为第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邓华为第二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杨得志、李志民为第三任司令员、政治委员,杨勇、王平为第四任司令员、政治委员。

粟裕和林彪本来有可能成为志愿军首任司令员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发作。为守护中国东北地区平安和在必要时支援朝鲜人民反侵略战争,中共中央采取了防范措施。7月13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作出《关于守护东北边防的决议》,抽调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三兵团(邓华任司令员,赖传珠任政治委员,辖第三十八、第三十九、第四十军)和第四十二军(后归第十三兵团建制)及炮兵第一、第二、第八师等军队共25.5万余人,在中朝疆域集结,组成“东北边防军”,担负守护东北边防重任,必要时以志愿军的名义出国作战。志愿军一旦出战,将面临装备优良的强敌,必须选派一员猛将。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曾思量在东北边防军出动时,由粟裕或林彪出任司令员,但遗憾的是两人那时都有病在身,不能挂帅出征,不得不另派他人。

/wp-content/uploads/2020/11/Jveeua.jpeg插图

东北边防军组成

第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

1950年10月初美军越过三八线向北放肆进犯,朝鲜形势危急。10月4日中共中央召开政治局扩大集会,讨论组成志愿军入朝作战。中共中央决议,立刻组成中国人民志愿军,由彭德怀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挂帅出征。10月8日,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签署下令,将“东北边防军”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任命彭德怀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

彭德怀(1898—1974),湖南湘潭人。平江起义向导人,曾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团总指挥、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八路军副总指挥、第十八集团军副总司令、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中央人民政府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参战,彭大将军临危受命,挂帅出征。但那时志愿军向导人没有公然,外界也有种种预测。例如共同社1951年3月播发电讯:“1951年初冬,被认为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的第一任总司令、猛将林彪将军在中部战线负了伤,后送到北京协和医院,后由彭德怀取代。”

1952年朝鲜战事趋于平稳后,彭德怀回国主持中央军委一样平常事情,接替日理万机的周恩来总理。1954年9月,我国国防向导体制改革,取消了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重新建立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设立国防委员会和国防部,彭德怀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1955年9月,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

/wp-content/uploads/2020/11/F773Qf.jpeg插图(1)

彭德怀在朝鲜前线

/wp-content/uploads/2020/11/myu6b2.jpeg插图(2)

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在朝鲜停战协定上签字

第二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邓华

1952年4月,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彭德怀回国主持中央军委一样平常事情后,由副司令员陈赓在朝鲜前线主持志愿军的周全事情,署理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职务。6月,陈赓奉调回国,邓华任志愿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

/wp-content/uploads/2020/11/FRJRRb.jpeg插图(3)

彭德怀(中)与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副政委邓华(右)、志愿军副司令员陈赓

邓华(1910—1980),湖南郴州人。曾任红一军团第一师政治委员、八路军第四纵队政治委员、东北野战军第七纵队司令员、第四野战军四十四军军长、第十五兵团司令员、第十三兵团司令员。从1950年志愿军总部建立时起,邓华就是志愿军第一副司令员兼第一副政治委员,是彭德怀的第一助手。彭德怀在海内主持军委一样平常事情时代,名义上仍是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但主要由邓华主持志愿军事情。1954年9月,彭德怀被任命为国防部部长,邓华才正式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同年10月,邓华回国,先后任东北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署理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参谋长兼沈阳军区司令员,担负镇守祖国北大门要职。1955年9月,邓华被授予上将军衔。1959年庐山集会后受到错误批判,被撤销职务。1977年起任军事科学院副院长、中央军委委员。

/wp-content/uploads/2020/11/I7r6Nb.jpeg插图(4)

邓华上将

第三任司令员杨得志

1954年10月,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邓华奉调回国,志愿军副司令员杨得志接任邓华为志愿军第三任司令员。

杨得志(1911—1994),湖南醴陵人。曾任红一军团第二师师长、八路军第二纵队司令员、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华北军区第二兵团司令员、第十九兵团司令员兼陕西军区司令员。1951年2月,杨得志与政治委员李志民率第十九兵团入朝参战,任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1952年7月任志愿军副司令员。

1955年4月,杨得志回国任济南军区司令员。1955年9月,被授予上将军衔。杨得志任济南军区司令员长达18年,1973年八大军区司令员对换时改任武汉军区司令员,后任昆明军区司令员、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副秘书长。

/wp-content/uploads/2020/11/aMZ7vy.jpeg插图(5)

志愿军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得志(右)与政委李志民指挥强渡临津江

第三任政治委员李志民

1954年10月,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邓华回国,志愿军政治事情由志愿军副政治委员李志民卖力。

李志民(1906—1987),湖南浏阳人。曾任红二十七军政治部主任、八路军冀中军区副政治委员、晋察冀野战军第三纵队政治委员、第二十兵团政治部主任、第十九兵团政治委员兼陕西军区政治委员。1951年2月,李志民与杨得志率十九兵团入朝参战,任志愿军第十九兵团政治委员。1953年1月,李志民任志愿军政治部主任。1954年2月,任志愿军副政治委员。1955年3月,李志民正式出任志愿军第三任政治委员。

1955年9月,李志民被授予上将军衔。1957年10月,李志民回国后,历任解放军高等军事学院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政治委员,福州军区政治委员,中央军委委员。

/wp-content/uploads/2020/11/YVbmyu.jpeg插图(6)

李志民(左)与杨得志

/wp-content/uploads/2020/11/EFfA3a.jpeg插图(7)

1954年,李志民(右三)回国前与战友(右起)王平、杨得志、杨勇、李达、解方在朝鲜

第四任司令员杨勇

1955年4月,杨勇接替杨得志任志愿军最后一任司令员。

杨勇(1913—1983),湖南浏阳人。曾任中国工农红军一军团一师政治委员、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三旅旅长、鲁西军区司令员、晋冀鲁豫军区第一纵队司令员、第二野战军五兵团司令员兼贵州军区司令员,第二高级步兵学校校长。1953年5月加入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二十兵团司令员。1954年2月,任志愿军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55年9月,杨勇被授予上将军衔。

1958年10月,杨勇率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撤离朝鲜。杨勇回国后,接替杨成武上将任副总参谋长兼北京军区司令员,担负拱卫首都的重任。后历任新疆军区司令员、第一副总参谋长、中央军委副秘书长。

/wp-content/uploads/2020/11/viUnYv.jpeg插图(8)

杨勇(右)与王平在朝鲜

/wp-content/uploads/2020/11/Bvmiym.jpeg插图(9)

杨勇上将作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最后一批撤离职员,在致朝鲜人民告辞信上署名

第四任政治委员王平

1957年10月,志愿军政治委员李志民回国,王平出任志愿军最后一任政治委员。

王平(1907—1998),湖北阳新人。曾任中国工农红军第二十七军政治委员、八路军冀晋军区政治委员、晋察冀野战军第一纵队政治委员、察哈尔军区司令员、华北军区副参谋长。1953年5月加入抗美援朝,任志愿军第二十兵团政治委员。1955年5月调任总参谋部发动部部长。1955年9月,被授予上将军衔。1957年2月第二次赴朝,任志愿军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

1958年10月回国后接替钟期光上将任军事学院政治委员,后历任炮兵政治委员、武汉军区第一政治委员、总后勤部政治委员、中央军委副秘书长。

/wp-content/uploads/2020/11/vmi2Qb.jpeg插图(10)

王平在朝鲜

/wp-content/uploads/2020/11/mAvQfi.jpeg插图(11)

1953年,志愿军第二十兵团司令员杨勇(前中)、政治委员王平(前右),参谋长张震(前左)在朝鲜

最年轻的志愿军司令员不到42岁!

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四任司令员和政治委员,一共6人,划分来自4个野战军,体现了我党我军“五湖四海”的用人政策。除了彭德怀是元帅,邓华、杨得志、李志民、杨勇、王平都是上将。这5位上将都当过兵团司令员或政治委员,身经百战,有指挥大兵团作战的履历,而且那时都是年富力强。志愿军是方面军(大军区)级,他们当志愿军司令员或政治委员时,大多只有40多岁,这在今天看来几乎是难以想象!特别是后几任司令员更年轻:邓华44岁,杨得志43岁,杨勇不到42岁!

/wp-content/uploads/2020/11/q2eQNj.jpeg插图(12)

志愿军第一任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

/wp-content/uploads/2020/11/VfqQnm.jpeg插图(13)

志愿军第二任司令员兼政委邓华

/wp-content/uploads/2020/11/mARRRv.jpeg插图(14)

志愿军第三任司令员杨得志

/wp-content/uploads/2020/11/3mMfA3.jpeg插图(15)

志愿军第三任政委李志民

/wp-content/uploads/2020/11/63Q3ie.jpeg插图(16)

志愿军第四任司令员杨勇

/wp-content/uploads/2020/11/rAvmae.jpeg插图(17)

志愿军第四任政委王平

(作者系军史专家)

中国军网微信(zgjw_81)出品

作者:徐平

编辑:柴潇

抗美援朝珍贵文物背后的故事一杆老枪见证一场“钢少气多”的较量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杨雅玲 志愿军战士张桃芳和他在冷枪冷炮运动中使用的步骑枪。资料图片 这支步骑枪,枪管长52厘米,瞄准基准线长42厘米,瞄准具为弧形表尺,圆柱形准星,弹仓可装5发子弹。它的通用名是M1944式莫辛-纳甘,在抗美援朝战场上,战士们管它叫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