淹没海中126年后,经远舰上的74枚子弹壳,让北洋水师终得昭雪

怎么向向导提意见?看看狄仁杰进谏的“诀窍”

作为当代奋发图强的好上班族,为了辅助领导决策,确保工作顺利推进,我们常常需要给领导提意见。 但如何才能使领导愉快地接受意见呢?这可能正是困扰我们的难题。 狄仁杰作为大唐名相,以正直敢言闻名于世,但他的正直敢言绝不是头脑发热,而是深谙给领导提意

明治维新时期,日本最先逐步走上资本主义门路,并通过一系列的政策与手段使日本的国力获得显著的增强,尔后随着国家经济的不停提升,日本的军事实力也随之水涨船高,之后的一系列军事改造更是让日本的军事力量获得了亘古未有的强化。逐渐壮大的起来的日本最先走向努力扩张的门路,而他们确定的主要目的即是那时的中国。

/wp-content/uploads/2020/11/quUzya.jpeg插图

明治维新图景

彼时的中国正值摇摇欲坠大清王朝时期,政治上的漆黑溃烂,经济上的凋敝衰落,以及军事上的虚有其表。虽说洋务运动也曾让这个堪堪而亡的王朝进行了一段回光返照似的日子,但这并不能阻挡它逐渐走向末路的脚步。光绪二十年,朝鲜发作东学党起义,一直败退的朝鲜政府向清政府请求支援,而日本也乘隙派兵到达朝鲜,妄图挑起战争,后中日两国宣战,甲午战争发作。

/wp-content/uploads/2020/11/FR7J7v.jpeg插图(1)

晚清时期下的国民

1894年9月15日,北洋水师在丁汝昌的率领下到达大连湾。日本舰队率先开火并以其军舰在速率以及炮火方面的优势,从横向上越过北洋舰对阵前,然后转攻处在右翼的的超勇舰和杨威舰。这两舰的舰龄已有十三年,不仅老朽陈旧,防御力极低,而且速率迟缓,战斗力极其微弱。只管两舰死战,但双方战舰实力悬殊,终是中弹。其中超勇舰管带黄建勋坠海,有人来救,黄建勋不愿,遂从容牺牲。其舰上官兵也多数壮烈牺牲。但与此同时北洋舰队也组成了人字形舰阵,并将日舰队分割为二,并以各舰主炮凶猛攻击攻击日舰。

/wp-content/uploads/2020/11/riqY7n.jpeg插图(2)

定远舰

尔后,卖力在定远舰上指挥的丁汝昌被日舰炮弹打伤,帅旗亦被打落,无人指挥的北洋舰队最先各自为战。之后北洋舰队各舰逐渐处于下风,形势大为晦气。但北洋舰队的大部分官兵面对日舰的炮火毫无畏惧,死战不退。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身受重伤,但只是简朴包扎之后便返回甲板之上坐镇。各舰官兵悍不畏死,英勇杀敌,纵然船仓起火,纵然船身中弹倾斜,但仍以主炮狠击敌人。

/wp-content/uploads/2020/11/amyiuq.jpeg插图(3)

丁汝昌

管带邓世昌指挥致远舰与敌舰死命相战,全舰官兵无一人心生胆怯,无一人贪生怕死,直至舰身中弹累累,见日舰吉野号凭借着速率上的优势肆无忌惮的袭击北洋舰队十分生气,遂言“倭舰专恃吉野,苟沉是船,则我军可以集事。”随后致远舰加快速率蓦地冲向吉野号。日舰见致远舰冲来大惊失色,忙集中炮火攻击致远舰。最终致远舰被击沉,全舰官兵除去获救的七人之外,所有壮烈殉国。邓世昌坠海之后,见人来救言道“阖船俱没,义不独生”,遂自沉大海,终年四十五岁。

/wp-content/uploads/2020/11/a2YbQb.jpeg插图(4)

致远舰

之后经远舰在日舰的围攻之下中弹起火,但管带林永升临危不惧,任镇静指挥全舰官兵奋勇抗敌,之后更是以一敌四死战不退。然而日舰的数目着实大多,管带林永升被炮弹击中头部壮烈牺牲,之后船身也向左侧倾斜,不久之后“左舷舰首向下沉入水中”。在此种危急关头之下,余下官兵无一人跳海逃生,任以战舰主炮继续奋勇迎敌,直至最后经远舰淹没海中。

/wp-content/uploads/2020/11/iq6jQb.jpeg插图(5)

经远舰

据战史纪录,经远舰也曾像致远舰一样对敌舰提议过同归于尽似的冲锋,惋惜最候因敌舰凶猛炮火而被击沉。黄海海战历时5个多小时,北洋舰队损失5艘军舰,死伤官兵约800人,日舰方面重伤5艘,伤亡239人。黄海海战之后,北洋水师“避战保船”最终使得北洋舰队全军尽没。

/wp-content/uploads/2020/11/rqeuIn.jpeg插图(6)

从经远舰打捞上来的子弹残骸

2014年在黑岛海域的老人石四周,一位海内着名水下摄影师拍摄了到经远舰的残骸。20187月到9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后展开了对经远舰的考古观察事情,并发现以及清理出大量铁、木、铜、铅、等各种材质的遗物标本500余件。其中包罗毛瑟步枪的发子弹以及74发子弹壳、左轮手枪子弹、37毫米炮弹、47毫米炮弹等武器装备。而之所以确定这即是经远舰,是因为考古队员经远舰残骸四周发现了刻着“经远”二字的木质名牌。

一直以来人们对于北洋水师都存在着误解,以为他们胆小怕事,以为他们苟且偷生,但事实上,北洋水师中的大部分官兵在与日作战时都悍不畏死,勇猛异常。他们甚至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依然坚持作战,纵然战舰即将淹没,他们照样行使可以行使的炮火来痛击敌人,那打捞上来的74发毛瑟步枪子弹壳就是最好的证实。海战之中基本用不着步枪,但这些子弹壳便足以证实他们曾和敌人近距离的交偏激,他们并不是怯夫,而是我中原铁骨铮铮的大好男儿。

铝制饭勺见证“钢少气多”

曾国兴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带回来的勺子。照片由沈阳第三干休所提供 这是一把平平无奇的勺子,却有着不凡的出身——它曾经是美军飞机机身的一部分。 勺子的主人叫曾国兴,是辽宁省军区沈阳第三干休所离休老干部,1949年9月入伍,1950年10月22日入朝作战,时任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