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战士周大兴

为什么美军炸不掉《金刚川》里的那座桥?

1953年,你十七八岁,黑黑瘦瘦的少年,已经是个老兵。 你周围的战友,来自五湖四海,说着河南话、四川话、陕西话,还有个会唱京剧的。你的连长一口浓重的江西话,你听也听不懂。 7月12日下午,你跟着大部队,来到金刚川畔。 4米深的江水,底下全是暗流。 你们

/wp-content/uploads/2020/11/nEjaii.jpeg插图

图为1950年3月29日,先遣军队在乐山军民热烈欢送中出发时的情景。

1950年的春季,我们进藏先遣军队抵达邓柯的第二天,一个身着藏装的青年人,来到我的门前,他带着羞涩而又兴奋的神情问道:

“可以进来吗,首长?”

当他坐在我的眼前最先叙述他的来意时,我发现他是经由我们党教育过的强硬的青年人,因此,我很快喜欢起他来。

“首长,咱们队伍刚到这里,人地生疏,难题一定许多,只要我能办到的事,请随时派我去办,我的名字叫周大兴。”

“同志,听你的口音像是四川北部的人,怎么到这里来的?又怎么穿起藏装来了?”

“这是已往良久的事了,就不用谈它了吧。首长,请你信赖,我绝不是坏人。能够辅助咱们队伍做一点事,就是我最大的快乐。”显然他已经陷入深深的回忆中,脸上显出严肃而又痛苦的脸色。

我欠好继续问他的身世和履历,暗地料想这位热情的青年人一定是在我们军队事情过,莫不是被敌人俘虏过,流落到这里来的?我谢谢他辅助军队的美意,并请他以后抽闲砍些柴火来。

往后,周大兴天天两次或三次把大捆木料背到我们驻地来。他事情得那样起劲,经常见到他的藏族妻子把饭送到我们驻地等他吃。我们付给他柴火钱时,最先他推说以后打总给他,当司务职员把钱往他荷包里塞的时刻,他险些恼怒起来:“我是为了钱才给咱们队伍砍柴的吗?”他像受了很大侮辱似的,把钱摔在地上,头也不回,往家里走去。

一连两天,周大兴没给我们砍柴。

周大兴新鲜的显示,引起了我要详细领会他的兴趣。当我到他家里的时刻,只有他妻子在家,屋里空荡荡的显得很苦。从他的妻子口中打听到,周大兴平时就依赖砍柴卖得很少的钱,买些糌粑,挖些人参果,维持生涯。

“他这样穷,你为什么要嫁给他呢?”我好奇地问。

“他是一个好人,他是一个红军!”她回覆得那么自然,那么自满。

“啊?他是一个红军,他现在在哪儿?我想跟他谈谈。”

经由她的指点,我一口气跑到周大兴砍柴的地方,他正在使劲砍柴,没有发现我已走近他的身边。

“红军同志,还在生我们的气吗?”

他突然听到这种称谓,显得十分惊讶,但又掩不住心里的喜悦。

“是我妻子告诉你的吗?我再三嘱咐她暂时别忙告诉你们,等你们从行动上知道我……唉,憎恶的病,使我脱离咱队伍15年了。我总算在世亲眼看到了中国革命的胜利,然则,我做了些什么呢?”

年轻人被痛苦的回忆激动着,晶莹的泪花,闪动在他的双眼里。

“要是你感应已往做的事情不多,往后,有你做不完的事情呢!”在回家的途中,我这样抚慰他。

经由同周大兴的交谈和侧面领会,我知道了他是四川巴中人,1933年,11岁的他被红四方面军供应部的同志称为“红小鬼”。参军前,他给田主放牛,受尽折磨,因此怀着炽热的阶级愤恨,参加了打土豪分田地的斗争。红军到了甘孜,他得了重病,不能随队北上,含着热泪,送走了自己的队伍。他牢记着红军首长临别时的指示:“想尽办法,活下去,等着我们,我们一定会回来!”他又干起给别人放牛羊的差事。25岁那年,特务嫌疑他是共产党的坐探,把他关进缧绁,苦打硬逼,要他供出共产党组织的线索,但没有从他口中获得一个字。他被释放出来后,主人也不敢再用他了,在这家当佣人的藏族女人却爱上了他,同他一道搬到邓柯来住。

周大兴很快跟军队同志熟悉起来了,人人都喜欢同他靠近,要他讲红军的故事,向他学习藏语,先容藏族人民的风俗习惯,往后他变得稀奇活跃,稀奇年轻,我们军队岂论干部战士要他辅助办的事,他都异常热情异常认真地去办。

6月中旬,传来某地藏军准备袭扰邓柯的新闻,我们决议派侦探排去探明情形。不知是哪位侦探员把这件事情“小广播”给周大兴了,而且还说:团长由于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向导正在发愁呢。

我和团长郄晋武同志正在研究侦探排出发的门路和义务,侦探顾问包荣领着周大兴进来了。他今天稀奇喜悦,笑容始终挂在脸上,见到我们,还显示出一种少见的显示伶俐的神情。他有趣地眨一眨眼,还用右肘碰了一下包顾问,然后站在旁边,一言不发。

“首长,我另有一段历史忘了交接。”周大兴按捺不住心里的兴奋,终于开了腔:“我在四方面军供应部事情的时刻,有一次被敌人围在一条山沟里,找不到突围的门路。我向首长请求去侦探敌情和阵势,我装成走亲戚的小孩,跑到敌人驻地周围转了几圈,啥都看清楚了,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刻,被敌人捉住了。他们吓唬我,打我,还拿把大刀在我眼前晃来晃去,想强制我承认是红军的探子。我一口咬定是走亲戚的,我被打得昏已往了。等我醒来时,我已被关在一间破屋子里,我伸一伸胳臂和腿,感应自己还可以爬行。我悄悄瞅瞅门外,天已黑,没有人,我便忍着疼,支起身子逃走了。回到军队,向首长详细汇报了情形以后,很快给我治了治伤,我领着队伍,悄悄脱离了敌人的笼罩。”

我和团长都明白周大兴叙述这段历史的用意,相视会心一笑。团长却故意地说:“我们不需要审查你的历史,你谈这些有什么用?”

“不,我不想你们领会我的历史,我是想说明我干过侦探事情,能完成侦探义务。请准许我去吧,团长同志!”

“准你到哪里去?”团长问。

“是这样的,周大兴同我们一送去侦探情形,他说他懂藏话,门路也熟,能辅助我们完成义务。”包顾问显然也希望我们准许周大兴同侦探排一道出发。

团长同我研究了以后,赞成了周大兴的要求。

侦探排出发的时刻,周大兴依然穿着藏装走在队伍眼前。他腰上挂一支匣子枪,肩上还扛着一支步枪,从他英武的措施上,明显地流露出他重新扛起枪后充满名誉和自豪的情绪。

6月26日,侦探排在一个茂密的森林里,统一股藏军打上了。周大兴首先向藏军冲去,藏军误认为他是自己人,没有在意,等到冲锋枪和步枪一齐尖叫起来,藏军才忙乱地逃窜。这时周大兴身上却增加了一支缴自藏军的步枪。逃散的藏军在周围山上吆喝呐喊,见到我们人少,又三五成群地向我们反扑。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周大兴向包顾问建议,由包顾问率领侦探排,率领缴获的物资枪械向邓柯退却,他在后面掩护。包顾问和侦探排同志都不赞成这样办,一定要他先走,另外派人掩护。周大兴着急地说:“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刻,我懂藏话,又比你们熟悉地形,我留下掩护人人,要有利得多。”说着,他迎着敌人追来的偏向,昂头走去。

周大兴掩藏在大石底下,瞥见一个藏军骑马过来,他瞄准一枪就把那家伙撂下马来,等到过来的藏军多了,就向后跑一段,找好隐藏地方,又向后撤。藏军被这一个穿藏装的青年人弄恼火了,就四面八偏向他围过来,一心要逮活的。

周大兴边打边退,退到一条树木掩映的急流边。藏军吆喝着向他迫近,他摸摸身上,只有3发子弹了,就朝着最靠近的藏军“砰砰”两枪,揍倒了两个,然后把枪挂在肩上,跳进急流,飘到江边的树丛里,隐藏起来。当天夜里,他用裤子扎成浮水套圈游过江来。

周大兴的英雄行为,很快在军队中传开了,人人加倍喜欢他,尊重他。然则,周大兴突然郁闷起来,这是在我们军队快向昌都进军的时刻发现的。

我和团长都知道这位青年人的心思,由于直到我军快脱离邓柯的时刻,周大兴还没正式成为人民解放军的战士,虽然他在三个多月内,实际上做了一个解放军战士应做的事情。他经常到连队试着穿着战士们的衣服和帽子,望着“八一”帽徽发呆,战士们也热情地对他说:“到咱们队伍里来吧!”“只要能准我来,就是比红军生涯还苦百倍,我也情愿。”他有些激动了。

我和团长商议后,决议把周大兴想回军队的愿望讲述师部。

脱离邓柯的前一天,我把师部准许他回队的决议告诉了周大兴,这位青年人竟喜欢得掉下泪来。他牢牢握着我的手,半天没说一句话。

“你随着队伍出发,你爱人愿意吗?”我问。

“我想她会愿意的,但我决议暂时不忙把我回军队的事告说她。”

“那可不成啊,她是很爱你的!”

“好吧,明天走的时刻再告诉她。”

周大兴在进军昌都途中,担任了向导、翻译、侦探员、民联事情员等数种事情。他有时化装成藏族青年走在队伍的最前面,领会门路和敌情,有时走在全队后面,搜集群众对我军的反映。到了宿营地,既要给干部担任翻译,举行统战事情和领会情形,又要帮各单位买柴买草,他成了人人异常喜好和不能缺少的人。他起得最早,睡得最晚,行军时,总背着自己的所有行李,还辅助年纪小、身体弱的同志。他逐步消瘦了,但他从来不在同志们的眼前显示出一点疲劳的样子。

团里为了照顾他,决议给他一匹乘马,但他坚持不要,并自动把那匹马放在收容队,给落伍的病员骑。

军队过囊谦寺的第二天,我发现他背着繁重的行李和干粮袋,艰难地走在队伍的后面,脸色铁青,显然是在硬撑。我硬将他的行李夺过来放在马上,对他说:“你不应该这样不爱护身体。”

“这比红军时代好多了,那时刻的难题比今天不知要大多少倍!”他像是有意激励同志们战胜难题似的,脸上显露出无限的乐观和自信:“我的身体挺结实,这几天得了点小病,过两天就好了。”

军队决议要用快速动作,向类乌齐兼程急进,便让周大兴和其他有病的同志,在后边逐步跟进。我们刚到甲桑卡的时刻,周大兴却遇上来了。他已三天没用饭了,面部黄肿得使人畏惧,他刚把行李放下就气喘吁吁地说:“前面路欠好走,让我给军队带路吧!”

这种坚贞的精神和热爱军队的显示,使我极为感动。我仔细端详着他的脸,发现他的病势不轻,经由医生诊视后,才知道他是严重的心脏病。若是再不休息,会有生命危险。临出发的时刻,我一再嘱咐医生和几个留在后面看守病员的同志,对周大兴要稀奇照顾,想尽一切办法把他的病医好……

军队解放了类乌齐以后,不幸的新闻传来了。在后面收容病员的同志前来告诉我,由于天气恶劣和医疗条件欠好,周大兴在甲桑卡牺牲了。临死前,他请求把一封信转给他妻子。我沉痛地念着他写的信:

亲爱的益西泽玛:

我永远不能再见到你了!我能够重新回到自己的队伍,做一点我能做的事,我的自愿就算达到了!我没有辜负红军首长对我的指示,和你对我坚贞的情绪。泽玛,不要为我忧伤,永远随着共产党,做你应该做的事吧!

周大兴

1950年10月13日

永远随着党走,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不要为他忧伤,这话说起来容易。然则,像周大兴这样专心致志为了人民为了党,献出了自己一切的人,又怎能不使我们永远眷念他呢!(中国西藏网 文/杨军 时任十八军52师154团政委)

女皇武则天和她的时代

如今的明堂展厅一角 1 紫微城里建明堂 自隋至宋,紫微城作为隋唐洛阳城的宫城,存在了大约530年。这里居住过多位帝王,若论谁对紫微城影响最大,还数一代女皇武则天。 武则天对紫微城的改造,在她登基之前就开始了。 公元683年,唐高宗李治在紫微城贞观殿去世

相关文章